年轮网络日记本  
 
2018年2月12日 晴朗 星期 一
没几天就要彻底和2017说拜拜了。也即将告别这个最冗长的寒冷了。

2017年似乎算是个忙碌的一年,特别是后面三四个月,每个周末都不那么清闲,按说如此忙碌和疲乏,体重该下去的。可是,越近春节,我俩体重越发提升啊,我是真心讨厌那数字啊,包先森的也已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该克制克制了,可是克制啥呢?也没暴饮暴食啊,可是几个月前买的礼服就快穿不上了,也许,只能再缩减晚饭了。

还剩那么几天,很多细碎的事情都没办,我列了详细的购物清单、备忘录以及春节几天的行程安排,年纪一大,脑子真是不太好使的,只能靠烂笔头了。上周末好不容易去保养了一下车子,然后就直奔小百货市场,购置一些年货,对联和日用。这两日下班也是争分夺秒奔回家,去超市去商场,还要理发染发,可是到哪哪都排队的阵仗几次让我们退出折返回家,我也只好放弃染发了,实在没时间去市区理发店排队了,就此作罢。

今儿中午又安排了包先森去帮我买几袋老字号盐水鸭,谁让他在市区上班呢。嘿嘿。晚上的活也已经早早安排好,估计又是不得早休息了,昨晚忙完也已11点多,因晚饭后喝了杯咖啡导致失眠,脑子里很多事在打架,理一理,回忆回忆,有没有漏的,突然,我觉得我订的喜糖似乎少了三分之一,心想这下完了,到时酒席桌上那么多人分一半不够分了,那不歇菜么,赶紧推醒包先森告诉他,他呢喃着说:怎么会少呢?没有少吧,上次去取货不是有四大箱么。我还是不放心,想起当初还有个订单在我这呢,我再检查下,赶紧爬起来翻抽屉找,看了订单上写的数字,我这才放心,继续躺回床上,可是仍无睡意,翻来覆去,心想还是得第二天打个电话回去让我爸妈核实点下数,漏了我赶紧再去补货。

我一直觉得我是不是有神经衰弱,而且由来已久,每天多梦易醒,醒大多因为梦的清晰度,我不晓得我的真实睡眠到底有几个小时,可我觉得也挺累啊,太折腾了,虽然精彩。

虽然咱这大事定了,却不代表生活就安逸了。比如就指望辛苦到头的年终奖很不理想,还有个小插曲,不过不计较了,包先森安慰我说:我给你发奖金。。其实包先森自己也是,年终奖估计也没着落了,归结于一个字“穷”,都是穷单位。

现在我最操心的就是后面的生育问题了,曾经我都不敢想,毕竟高龄,其次自身是否还有这个能力,再者抚育一个孩子的费用,对于我们的小家庭有点超负荷,而双方父母都年事已高要么身体都不好,还需要我们照料,未来不堪设想。也只能走步算步,我知道包先森是喜欢小孩的,冲他自己那么逗逼,还那么喜爱小动物。那天吃饭,他突然和我说,等过了年5月份我带你去我同事家草莓园摘草莓去,我心想,吆喝,变化不小啊这。他接着说,同事的谁谁谁去了她家园子摘了草莓后就怀孕了,还有谁谁谁也是,看来这是送子草莓园啊。这才听懂他说这番话的意思。蛮暖的,但又有担忧。我告诉他,关键我们还是得去检查下身体,看看是否有先决条件,当然去摘草莓吃我乐意为之的。

上完这半天班,明天就回去了,先去他家,给公婆孝敬点礼物,然后第二天我就该回娘家了,今年算是最后一次单独在娘家过年了吧。后面事务繁多,要忙一阵了,直到进行下一个计划时才能算稍微放松一下吧?也希望4月底的欧洲蜜月之旅一切都顺利。


 
www.diarybooks.com 这里不需要喧嚣,只是想给您一个安静的写日记的空间和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