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1108  
评论: 
 
2024年1月2日 小雨 星期 二
这些破人    作者/广场有鸟
    学习强国后,看茅卫东分享的《野树:我教书生活中的几个小的选择》,文章很长,听读要40多分钟,干脆浏览,不知不觉就过了7点半了。把文中“也非常感谢湖北黄冈的蔡林秋老师,还有安徽铜陵的张虹老师对那堂课进行了详细认真的分析,还有一些老师也认真说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这些都给了我启发和帮助。我和蔡林秋老师合作,又一个字一个字做了范美忠老师那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文字课堂实录,并进行细读和分析”划线,截屏发给蔡林秋老师,言,长文里,竟然看到了熟悉的蔡老师的名字。蔡老师拱手相谢回,我也曾是热血中年男一枚。我亦言:我也曾是热血中年男一枚。虽然多年很少带语文(我的职业遗憾),但最关注的还是语文学科。
    文章里,野树透露出现状:现在生活中,我用在读书上的时间多一点。现在的我懒惰了很多,放下了很多曾经觉得很有价值的事情。今年带九年级,按要求上学期要把全年的书讲完,下一学期集中力量刷题。教育已经是这个样子。已经懒得那样耗下去。偶尔会跑个题,这学期开学第1课是毛主席的《沁园春·雪》,我又卖弄了一下自己当年沾沾自喜的本领,给学生抛了个话题,也算透一口气:毛主席说:“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你是否和毛主席“惜”(可惜)的一样,也可惜他们“略输文采”,“稍逊风骚”?你会可惜这几个皇帝什么?或者说你觉得他们缺什么?
    文章结尾:李玉龙去世已经8年了。我常常在独处的时候听到他的在天之灵,如咒语,如丧钟一般轰鸣的笑声:你们这些破人们,你们说,这个局怎么破?
    哈哈,倘若要我重新带回语文,我愿意吗?不,我不愿意。20多年前,语文教学百花齐放,自由而多探索,但近年呢,一上课就照本宣科抄笔记(包括名著导读),一进初一就仿中考刷题(学生一脸懵逼),一上初三就赶进度(秋季学期末的全省联考竟然就要考三年的全部内容),这个改革那个模式,这个专家那个名师,无一例外是急功近利精致利己。1997年《中国青年报》的经典评论文章《误尽天下苍生是语文》,至今仍是经典。
    匆忙去赶1路上班。到了白沙路与九宫路交叉路口,摩托、小车和公交堵得厉害!上车,安静坐下,不到100米的路段竟然蹒跚了十来分钟!在城北初中路口下车,已经快8点半了,估计食堂早餐已经结束,便冒雨步行,回转过了阴山桥站,进百香味早餐店,点了细粉加煎蛋,7元,慢慢吃。店里还有一位老年食客,边吃边与店主闲聊:一年多少租金啊,两万多?不止啊,三万。有点贵啊,水电费算在里面吗?哪里哟,水电费另外算,一年一万多,生意不好,只有房东躺着赚。先做几个月看,实在不能赚钱,就转了。也只能边走边看了。
    小跑着去学校。到办公室,用干毛巾擦拭衣服上的雨水。改作业。大课间到年级办公室转转,有多位老师对前年分学校的晋级方案仍然愤满不已——临近退休竟然还是中一的十级,但有的学校只要中一满了三年当年都如期进到了八级,至少也进到了九级,而邻近县市都是应晋尽晋。当年肉食者的政策水平、格局和能力,经过时间的考验,终见其鄙。
    食堂午餐后,斜躺沙发上休息。看些文章,写点感言。16点多,雨停了,离校回家。妻子做了晚餐,约了莎莉和葛一好、葛槐和方欣奕、方林奕等来吃。鱼杂火锅,精肉白菜平菇火锅,毛豆荚、小肠筋、基围虾等,几乎都是前晚的剩菜。他们喝饮料,我喝云南地道酒。诗人单永珍说,在宁夏有这个说法,一流的诗人喝白酒,搞创作;二流的诗人喝红酒,写评论;三流的诗人喝啤酒,写序。呵呵,鸟儿既不喝红酒,也不喝啤酒,有点喜欢喝白酒却半斤则醉,那就当教道法喝西北风的九流破教师或者写日记喝金樱子酒的不入流破作家好了。有所破,然后有所立,从心所欲不逾矩。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4年2月5日:能赶来的都是真感情    
   2024年1月28日:舞树苦不苦,长征二万五    
   2024年1月27日:陪潮哥云溪走访,给小何剥柑橘吃    
   2024年1月6日:小寒印《足迹》,夕阳恋锡山    
   2024年1月2日:这些破人    
   2023年12月26日:看云我也白,杀猪汤最鲜    
   2023年12月21日:继续感冒    
   2023年11月2日:有朋自年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