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2020年3月12日 晴朗 星期 四
昨晚临睡前,看到百度网盘一刻相册上刚好放映到了一张Assel的相片,那是去年圣诞节前夕平安夜留学生晚会落幕时她和Laura的合照,她左手拿着熊猫玩偶,右手拥着Laura,两个人都笑得很美。

从2020年1月6日她离开中国,距今已经过去了66天,由于疫情的原因,原本定于2月下旬的下学期开学,现在变得遥遥无期,她当初买的国航2月25日的机票,现在也只能退改签。尽管我在微信上一直和她保持联系,但是我依然非常想念她,想要见到她本人。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我和她虽然只是好朋友,但是这个原理也同样适用。
不过希望就在不远的前方,我前几天看到,有两个学术论坛近期发布的消息都说要在5月份举办,一则是首届北京大学国际组织学论坛,将于5月16日在北大国际关系学院举办,另一则是第五届“社科杯”法学研究生论坛,只说在5月举办,没有提及具体日期。我觉得从目前的形势来看,5月份各大高校全部开学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毕竟现在每天全国新增的确诊人数已经降到了两位数,趋势明显放缓。

尽管中国国内已经控制住了疫情,然而COVID-19如今却在全世界大爆发大流行,就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的手机上China Daily刚刚推送的最新消息,说WHO将COVID-19宣布为“pandemic”(全球大流行),因为新冠病毒现在已经席卷全球114个国家,确诊病例数超过11.8万例。
不过幸运的是,哈萨克斯坦目前还没有病例出现,所以我的阿瑟现在还十分安全,所以我其实也在担心,即便4月底或者5月初,学校通知开学了,她的父母是否会放心让她回到中国呢,一方面我希望她是安全的,另一方面,我很想见到她。

昨天晚上临睡前,我抹了一把泪。白天出去打饭的路上,想到了自己曾经高中时学习有多拼命,可是如今的生活却依然朴素,学历的提升却并没有切切实实换来生活品质的提升,这让我感到十分难过。10年前的我,住在简陋的宿舍里废寝忘食地学习,10年后的我,住在北京的群租房里,每天窝在寝室里学习,生活条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可是我的心境与那时相比,已经截然不同了。一方面,我年纪已经不小了,面临着学业、工作和婚姻等多重问题,另一方面,我的体力也大不如前,毕竟不可能像高中时那样经常熬夜,通过疯狂喝咖啡、牺牲睡眠时间来穷追猛赶。

我向往美好的生活,向往高级的快乐,但是我也不希望自己为钱所困,可是现实让我不得不开始考虑生存问题,而且我也希望自己经济独立,这样一方面可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选择的自由,另一方面也能够带给我爱的人幸福。正如“没有救济就没有权利”一样,没有物质就没有精神,人活于世,总要有个安全网,这样才不会陷入困境。

所以我有时候,都想去早点开始工作,甚至放弃法律职业、IO梦想,而去干金融,一个是因为我真的想要改善我和我家人的生活,另一个是因为我不希望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活了很久还不懂理财,在我看来,基本的财务知识和理财能力是一个理性的成年人必备的,更何况是一个成功的人。毫无疑问,我渴望成功,甚至渴望与众不同的成功。而且我还不希望自己依赖别人,把改变生活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就像我打算靠自己的努力获得北京户口一样。

转念一想,也许是我太心急了吧,想要年纪轻轻就过上殷实的生活。除了少数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以外,大多数人,尤其是像俞敏洪、刘强东这样的寒门贵子,他们年轻时都曾经经历过贫穷的滋味,通过多年的奋斗,才换来了如今的事业和生活。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一直在上学,而没有开始工作,这也是我没有收入来源的主要因素。其实我完全可以早点开始工作,但是我更希望的是,即便晚一点,我也想要有一个高起点,做一份理想的工作。在这一点上,我的原则和感情方面一样——“宁缺毋滥”。
不过需要承认的是,之所以我现在还没有能力马上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其原因在于,我的实力还配不上野心。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从提升实力入手:
①把法律基础打牢(通过法考)
②把英语法语学好(雅思口笔译DELF)
③在细分领域产出(国际法+国际空间法+国际人权法)

在渴望爱情、渴望面包的同时,只有埋头苦干、彻夜赶路,才能切切实实地改变自己,改变自己所在的环境。
 
www.diarybooks.com 这里不需要喧嚣,只是想给您一个安静的写日记的空间和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