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2019年2月28日 阴雨 星期 四
    牛,请允许我一直这么称呼你,这是我对你的爱称。今天是你离开的七七四十九天,我煮了你爱吃的肥肉红烧肉给你,希望你一如既往地竖起大拇指。现在我就把自己这49天的心情历程跟你说道说道。
   2014年底你查出鼻咽癌,到2019年1月离开,这四年多的时间里,你吃尽了苦头,最后以绝食这样决绝方式离开了我。我永远忘不了你咽气后帮你擦身那皮包骨的样子,身子薄如纸,脸上的颧骨和嘴巴高耸着,眼窝和脸颊低陷。每想到你这个样子我就心如刀绞。
     你走后一周,我和丫头就像你在的时候一样,形影不离。一起去殡仪馆,一起去居委会,甚至还去了西大看房,丫头一如既往地乖巧和陪伴让我多少有些安慰。
     七天后丫头走了,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哪儿哪儿都是你的影子,哪儿哪儿都是你的气息,我的悲伤无处述说、无处安放。想到不久就要过年了,心里害怕极了。害怕人人笑吟吟的面孔,害怕锣鼓喧天的场面。那天在朋友圈看到涠洲岛招收义工,我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义工,我要出去做义工,逃避这个过年。最后,我还是去了泸沽湖龙塘客栈做义工。
    1月22日我来到泸沽湖,没有了你的影子,泸沽湖的美景和冰火两重天的气候,让我稍稍喘了口气。我的室友F美女,失恋后也是为了逃避亲人的异样目光来到泸沽湖,她和我相依为命地过了一个月:一起干活,一起玩,一起述说……很是欣慰!
    老板还算厚道,履行了他的诺言,带我们去玩、红包、路费都兑现了。
    在泸沽湖,我让丫头把老家寄给我的汤包带回家给她妈尝尝。丫头也给我微信拜年了,我也发了红包,一切似乎都没什么两样。
    一个月义工期满,2月22日我回到南宁,打开房门,来到你的遗像前,跟你说声;我回来了! 我打开抽屉,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你所有的证件都不翼而飞,身份证、银行卡、医疗卡、死亡证明、驾驶执照。银行卡没了,就意味着你的抚恤金没了。但是你的火化证和骨灰存放本本是在的。我跟丫头微信联系,她承认拿了,过两天拿回来,后面又说我妈妈拿了,然后又说如果我拿回来我就要负责她两年的生活费。是要挟吗?逼迫吗?画风怎么变了呢?一个月前的乖乖女呢?这明显是她妈在指使的。
     不仅如此,贵州的三姐夫也打来电话说了三件事情:一是我的房子丫头要继承,二是你单位的房子丫头也有继承,让我回二桥住;三是十年前你卖父母的房子所得的钱去向,他们三姐妹要追回来重新瓜分。他说找个时间坐下来跟丫头好好谈谈。我已经被气得泪流满面,就一句话回绝了他:没什么可谈的,走法律程序吧!
     牛,你摸摸良心说说,你生病四年来的医药费是谁出的?你还有钱买房吗?第二,单位这套房子,我作为妻子不是第一继承人吗?是要赶我走的节奏吗?第三,你父母的房子法院已经判过了,也已经过户到你的名下,你有权处理自己的房产,跟他们几个有关系吗?你在世时候,咋不问你要呢?你不在了居然问我要!是我要欺负吗?我欲哭无泪。我已经没有了悲痛,心中充满了愤怒!
     牛啊,你走了,留下的一地鸡毛,我何时能扫干净?
     牛,你吃完红烧肉,我就把你的照片收藏起来,跟你父母的照片放在一起,放在阁板上,不到特殊情况我不会打搅你的。牛,你安息吧,我要穿上铠甲,独战魑魅魍魉!
 
www.diarybooks.com 这里不需要喧嚣,只是想给您一个安静的写日记的空间和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