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2019年1月1日 小雪 星期 二
    起床前,两人谈谈家庭近期和长期的计划。意见虽有不一,但能彼此尊重,新年呈好气象。
    9点多,方主任在学校群里告知老师们云溪开始有班车出来了,不过上堡还不能跑班车。我想起昨天一中何强斌校长给我电话所问之事,立即回他电话,先祝他元旦快乐,再告诉他“云溪今天有班车跑”这个好消息。2018年最后一场大雪使得全县长短途客运于12月30日一早停班,计划当日开始放元旦假的一中学生被迫留校,因为缺钱断水而陷入困境。祈祷莘莘学子今天能顺利返乡回家。
    带可可出去过早。出门前,可可问我她2019年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我说,我推开你卧室门时,你还在睡觉,我提议今天到外面去过早,你高呼“好”。
坐公汽到老阀门厂,进美食天下店里,坐老地方(中间高台),可可点清酒糯米小丸子加炸薯条,我点热干面。我笑着向可可解释说,2019年第一个早餐吃热干面,是希望我这一年生活热腾腾工作有干劲喝酒有面子。
    到隔壁的温馨小憩店里炒一个加肉加蛋的粉,打包带回家给麦子。我和可可选择步行,我大步慢走,她小步快走,几乎是一路小跑赶到家——虽寒风凛冽,炒粉还是热腾腾的。

    网上学习新华社官宣的2019年新年致辞。致辞起句“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引自古文《论盛孝章书》的开头:“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五十之年,忽焉已至。公为始满,融又过二。海内知识,零落殆尽,惟会稽盛孝章尚存。其人困于孙氏,妻孥湮没,单孑独立,孤危愁苦。若使忧能伤人,此子不得复永年矣!”
    翻译成白话:“光阴不能停留,像流水一样消逝。您和我转眼就年过半百了!您刚满五十岁,我则五十有二。看看四海之内的相知相识,差不多要死光了!只有会稽的盛孝章还在,但被东吴孙权所困,妻子儿女都已死去,他一个人忧愁痛苦,处境实在非常危险啊!倘若忧愁可以损害人的健康,孝章恐怕不能长寿了。”
    公,即您,曹操。融,作者孔融自称。204年,孔融任少府,得悉好友盛孝章困危,特写此文是向时任司空兼车骑将军的曹操求援。文章在叙述了盛孝章所处的艰难处境后,引用历史上重用贤才的故事,从交友之道和得贤之重要来打动曹操,论证充分,辞意恳切。曹操接信后,即征盛孝章为都尉,可惜征命未至,盛已为孙权所害。

    午饭后,骑摩托上云溪。路上看到铲雪车和撒盐化雪车在劳作。到关刀街时,发现飘起了雪花。呵呵,2019年的第一场雪来得好早啊!进快递店里取年前买的《爱与黑暗的故事》(以色列奥兹著)。
    过大坝。遇到一对新人在白雪茫茫的云溪湖湖边拍婚纱照。惊叹爱情的力量不畏任何风雪。遇到潘享开车过来,停住车,摇下车窗,问我新年好,问我又喝酒了。我说没啊。他笑了,你还没拢来我就闻到酒香了。“哈哈,一两酒而已,不过是54°。”
    摩托到过云水教学点不远,路面冰雪难行,只好弃车步行。手里提着纸尿裤、卤肉牛和书,小心翼翼上到囤谷园。路上遇到了踏雪而行的70多岁的大伯,他一再叮嘱我走路要小心。囤谷园积雪厚厚,水池子水面上有一层雪冰,不知道鱼儿冷不冷?
    和母亲说说话。听妹妹介绍纸尿裤的型号。对婶娘说的她家解年猪能不能回来吃饭的询问模糊作答。拿手机拍拍房前父亲堆的雪人,拍拍屋后白雪皑皑的清凉山。
    去云溪学校。离开大坝不到200米,发现冰雪覆路,车轮打滑,只好打消继续前行的想法。给校车司机潘进良师傅电话,他说明天不能跑车。给总务主任方金平老师电话,他说明天学校还没有水。雪越下越大了。越来越冷了。我站在路边的雪里给总支书记电话,请示明天需要继续放假,得到了他的同意。
    立在飘雪的云溪湖边,在学校群里群发公告:“根据天气情况和恶劣天气应急预案,经研究和请示,学校决定明天(2019年1月2日)继续放假。请班主任布置好作业,向学生和家长说明清楚。何时返校上课,请大家及时关注本群消息。祝大家新年快乐!”又把明天继续放假告知在微信和QQ上询问我明天是否上课的几位家长。

    16点许回到城里。收到操芬老师的校刊校对稿。
    城里也在下雪。晚饭后,门外本已被清除干净的地面又铺满了白雪。2019年的第一场雪真是任性啊!
    呵呵,任性的还有鸟儿呢!晚上吃火锅前倒酒时,因为光线不好,竟然倒了一满杯湘泉,54°呢!可可见我为难,建议我留一半放到冰箱里,麦子见我为难,说喝酒也不是很难的事,只是他感冒了不能喝酒。我试着把酒倒一半到酒瓶里,倒不进去,只好一个人独吞了。
    19点多,应袁泉教授电话邀请,打着绑腿披着帽子顶风冒雪打的去滨江苑。教授一个人住在12楼的小套间里,亲自下来接我上楼,抢着开电梯。电视上正放着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袁老给我泡茶,端来橘子花生香蕉瓜子等,然后一点点问我他新近申请的微信公众号如何发文章,如何传图片,如何在其他电脑上登录,等等。我尽己所能,一一告知。很敬佩这位75岁的老人,一直在行走,一直在学习,一直在努力,一直很精神。
    接到潘董电话,互致新年祝福。回答潘董关于学校周转房内部设施添置的一些问题。
    一个多小时后,向老教授告辞。步行回家。这段雪花纷飞的路大约花了一节课的时间。朗桥边,龙哥迎面而来,说特意来迎接我,说去喝点。看他那副幸福的样子,应该是赢了,或者是醉了,也许两者都有。
    对照操老师的校对稿,编辑校刊。定稿。打包发给深度广告李丹,请在1月12日前印刷出来。
 
www.diarybooks.com 这里不需要喧嚣,只是想给您一个安静的写日记的空间和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