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2018年1月11日 晴朗 星期 四

婆婆自周一住院到今天也第四天了,我每天下班就直接去医院,老公是一天去三次。我每天一到都会先给她查看脚部变化,再拍照对比。昨晚就发现右脚面明显浮肿了,左脚不怎么明显。

我随即去找医生,正好主治医生值班。

医生也没立即下结论因什么而起,只是说尽量把腿部抬高,第二天换药试试。老人家呢,似乎也不知道医生早上查房时该说明一些身体情况,而我俩又都不在。所幸我下班后去也见到了主治医生。

老公白天告诉我,约摸着婆婆这个应该不会住太久,一般挂水打针也似乎能解决问题,一系列的检查下来也没看出什么大问题,都是一些旧疾。

老人一直嚷着要洗澡,总抱怨病房卫生间太冷,其实吧,我试过,水很烫,也不冷,也不晓得起先是谁的意思说要去旅馆洗澡。其实吧,我是觉得跑老跑去反而容易折腾感冒了,毕竟室外温差相差很大。我是不想脚的问题没解决好,又因感冒要痛苦好多天,毕竟老人的抵抗力差。

我也只是和老公商议,昨晚我也和婆婆说,等周六下午我来帮她在病房里洗澡。但最终如果拗不过老人的意思,也只能随她去吧。

昨天是我和老公领证的三个月整。前晚老公就在婆婆病房提及,我才意识到,三个月了,也没什么概念,毕竟我俩在一起三年多了,对于这个小小三个月也就没在意。只是合法夫妻了三个月而已。呵呵。婆婆说你们要不买个蛋糕庆祝下?而事实上,他们娘三根本都不能吃甜食,我是没想太多,也自然不会真去买了吃。回旅馆时,经过步行街,我顺手买了一点点红薯片吃,到了房间,老公问我,就这样以这个代替蛋糕了?我笑笑,有啥纪念的,心想,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时吧,我们都一起记住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吧。

细碎的日子很安逸,以至于我一直没怎么想去用文字写下来。与以前几年那种时常神伤的情绪来讲滋生不出文字来了。笔尖也拙劣了,也画不出了。我总沉浸在安静的幸福中。却又时常惶恐,因为去年情人节表妹夫的突然离世,令我时常害怕我所拥有的会在哪天也顷刻消失。害怕意外和失去,会无所适从。所以我有时会克制自己对这份感情对老公的沉溺,会不时提醒自己,如果将来有什么不测,我一定要冷静对待,理智生活。

老公前晚夜里心脏不舒服,心跳有点快,他有夜里去厕所的习惯,所以我并没想多,虽然也醒了,但是他推了推我,我随机问他怎么了,他说心跳有些快,我皱起眉头,想起上次心脏不舒服还没多久,那次是周六夜里,我摸索着开车把他送去医院,在医院守到天明,直到10点多才吊完水监测完没什么事才回去。这会又如此我瞬间睡意全无,按说吧,他的心脏也没啥问题,做过心电图和彩超,可是却偶有房颤,搞不清遗传还是怎么,他的身体本身也不怎么好,血糖却也高。他自我分析可能是因为晚上吃的东西,几乎每次心脏不舒服都和吃的东西有关,当下都会下狠心说再也不乱吃了,事情一过也许就又抛诸脑后。我也是拿他没办法。不过我督促的义务还是要坚持的,无糖低钠低脂的饮食习惯,帮他培养。

婚姻于我,这才是开始。我需要更多的耐心与家人与自身的健康抗争。真心希望18年家人的身体都健健康康的,我也能顺利调理好身体,要个宝宝。



 
www.diarybooks.com 这里不需要喧嚣,只是想给您一个安静的写日记的空间和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