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记本:《海蓝纪行》
阅读:126  
评论:5  
2018年8月2日
晴朗
星期 四
消除性暴力,我们可以做些什么1
每个人穿的不是超人斗篷,而是普通毛衣|如何面对性暴力

原创: 周韵    

为了避免性骚扰,女性就要学会自我保护吗?

穿着暴露算性骚扰吗?

男性被骚扰就是占便宜了吗?

家长要有打流氓的能力吗?

围绕着性暴力仍有很多早已被固化的迷思。7月29日,《人物》与哈佛大学博士、布朗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周韵共同推出了以「消除性暴力,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为主题的公开课,以期解开迷思。

也许你是女性,也许你是男性,也许你或你的朋友曾经受到侵犯,也许你目睹过一场性骚扰事件的发生,也许你未来将与孩子谈论这个话题——性别议题并不仅仅关乎某个群体,它关乎整个社会。这次公开课的收听人数已逾1万人次,但我们希望向更多人提供面对性暴力时我们所应持有的逻辑与方法。

以下是本次公开课的内容:

授课|周韵
整理|巴芮
编辑|赵涵漠

【穿着暴露算性骚扰?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一、什么是性暴力?

不经同意的摸腿搂腰算不算性暴力?

任何人穿着清凉走在街上,算不算对异性或者说同性的骚扰?一个女孩子撩头发是性暴力吗?

我一般会用「性暴力」这个词,而不是性侵犯、性骚扰,因为我觉得性暴力在某种意义上它涵盖的内涵和外延更广。所谓的性暴力就是指涉及性的、违背他人意志的加害行为,这种行为包括任何形式身体接触也包括非身体接触。很多时候有一个误解,觉得一定是强奸或极端的情况,才叫性暴力,并不是这样。语言的骚扰,或者违背意愿的关注、注意等,只要是违背他人意志、突破他人边界的加害行为,涉及性,都在性暴力的涵盖范畴之下。

所以不经同意的摸腿搂腰算不算?当然算。街上不经人家同意,你冲人家喊「荤话」,算不算实施性暴力?当然算。酒桌上明显以骚扰为目的的黄段子是不是性暴力,也是。

那什么不算呢?任何人仅仅是自己穿着暴露,穿着清凉,算不算对异性或者说同性的骚扰?显然不算。一个女孩子撩头发,把这个定义成性暴力,简直是无稽之谈。

银行里面有金条、路上有人开豪车,或者你看到一个人钱包很鼓,你觉得这能构成对我们如果有盗窃、抢劫冲动的正当理由吗?显然不能。那为什么在性暴力上你就可以以你穿的太少或你释放「错误」信号为一个正当化、合法化的理由呢?
 
二、性暴力会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不过就是摸一下碰一下,没有造成实质伤害」,这句话错在哪?

性暴力它之所以是一种伤害行为,因为它是对人的边界的一种破坏。人的边界只属于TA自己,TA自己有掌控权,没有任何人对其他人的身体有天然正当的占有权利。所以当你违背他人意志,突破他人边界的时候,你这些行为就是构成了伤害。

性暴力有多种多样的形式,有些时候很多人会讲,「不过就是摸一下碰一下又不是什么什么,没有造成实质伤害」,这里不是排队比惨,没有哪一种比另一种更算或者不算伤害,不是实质伤害论。

强调一下,性暴力伤害的可以是一切性别、一切性取向的人,性暴力的实施者也可能是一切性别和一切性取向的人。


【当发现有人被性侵害时,我们该如何做一个干预者】
 
我们有太多的教育谈的是你如何不要被性侵害,通常这种教育针对女孩子,说你如何自保,不要干这个,不要干那个,不要让自己成为受害者,很少教育说你如何不做一个施暴者。但我想讲另外一个经常被忽视的问题,就是如何做一个干预者,如何通过积极有效的干预去介入这个事情,达到消除性暴力的目的。

美国几乎所有反性暴力支持中心面向学校、公司等都会做这个培训。

一、第一个策略——直接干预

在你条件、能力、时机、情境合理且充足的情况下,很多时候你是可以直接干预的,比如酒桌上明显没有人愿意听的、骚扰性质的黄段子,你完全可以说「这个笑话不好笑,你不要再讲了,你没有看到大家都很不舒服吗?」酒桌上摸腿,你可以跟他说,「来,我们俩换一个位置」。不是说把暴徒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才叫直接干预,而是看到各种各样小的、成问题的互动时,去做,去抗议。

二、第二个策略——转移注意

你可以用创造性的方式去做一些转移注意的事情,以达到分散、消解整个互动的目的。比方说在公共交通上你看到骚扰在发生,一个人明显是在对方不同意的情况下,用身体或语言骚扰对方,你可以装作他朋友,走过去说「你好,我们好久没见了,来,你到我这儿来坐。」这就是在制造一个转移注意的事件,通过这个达到了干预介入的目的。

三、第三个策略——寻求外援

我知道很多时候你自己没有能力、条件,或者说不感到安全去直接介入。比如职场性骚扰,你看到或听到职场上的一些骚扰性的言论或行为,你自己可能不方便直接去制止,那想一想有没有方便直接制止、有条件、有能力去做这样事情的人。

我要补充一点,就是我们在不做消极被动旁观者的同时,也要注意尊重当事人的主体性,尤其是寻求外援,如果他不希望实名公开出来,你没有任何权利去替他实名公开。

四、第四个策略——事后声援

这也是相对而言最不难的一个办法。就是事后跟对方说我看到这个事情发生了,我知道这个事情是不对的,我很遗憾你遭到了这些,我想对你表达我的支持。

几个月前,有一天晚上我回波士顿,在小火车上,一个男的坐到我对面,他问我「你是什么东西?」他其实是想问我是什么国家的亚裔,但不管是问题还是问法,都非常冒犯。我下车以后,有个女孩子走过来跟我讲,「我看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说的那个话是严重不对的,我就是向你表达一下我的声援」,这个女孩子做的就是事后支持,她没有直接上来或者怎么样,但她这个事后声援对我来说也是很有力量的。

包括现在大家在网络上发声,对当事人表示支持,也属于事后声援的一种。事后声援的力量在于你让对方知道TA不是孤单的,TA不是在一个无人看到的角落里面独自承受一种痛苦。让痛苦被看到,被听到,得到他人承认,这个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力量的事情。让TA知道,「哦,我没有疯,不是我臆想出来的,是这个事情它发生了,我的痛苦被认可了,有人支持我、声援我」,这些是很重要的。

我们参加培训的时候有一句话我非常喜欢,「我们穿的不是超人斗篷,而是普通毛衣」——就是说你并不需要做一个超人,仅仅是一个普通人,就可以在消除性暴力的事情上做很多事,没有知识、道德门槛,任何人,只要有正常的同理心、对自己和他人的尊重,就可以做。

 
【当我的朋友遭遇性暴力,我该怎么办?】
 
一、对于受侵害者来说,什么样的话是错误的?

我们参加热线培训的时候,老师问过一个问题,说在做这份工作的时候你最怕什么?几乎所有人都是最怕说错话,觉得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怕万一说出来以后给别人伤害更大怎么办。当时老师说了一句话让我如释重负,他说「其实你不会说错话的,因为你是把对方当成一个人看,你不带恶意,你带着同理心去看他,不会真地说出错话。」

如果说有什么话是错的,这些话就是错的——哎呀,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反应过激了?你是不是上纲上线了?为啥身边别人没遇到,就你遇到了呢?你是不是想多了?别人不是这么想的,你曲解了——这种不相信的言论就是很错误的。
另外就是一些轻佻的玩笑,尤其是男性遭遇性暴力的时候——哥们儿,你竟然被骚扰,真是艳福不浅啊,或者说明你有魅力,怎么没人来骚扰我呢,我想被骚扰还不得。

二、和对方在一起

要注意保密。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经历被公开,那你没有权利替他人做这个决定。我们的角色是做一个见证者、倾听者、支持者,很多时候人是没有办法替另外一个人真正把他的痛苦消解掉的,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在这个痛苦的空间里和他在一起共同承担,让他知道「你不是一个人」。同时也给对方足够的空间,不是「说哥们儿,你一定要坚强啊,一定要振作」,没有一个疗愈的时间线。

我是一个非常解决问题导向的人,如果你跟我说什么,我第一反应是,我们看一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但前一阵我读了一本书里面有句话对我触动很大,他说「在那个空间里,我没有把她当成一个问题,我把她当成了一个人」。所以我们在提供支持的时候,身边的亲人也好,朋友也好,TA的遭遇,当成一个人来对待,而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不会说有什么时间线或者你必须要好起来这种逼迫感,而且你能够在那个空间里面共同承担。

三、要不要建议朋友站出来讲述自己的经历?

站不站出来,发声与否,以什么形式、在什么时候发声,都是经历者自己的选择,外人没有权力去评判、指责,「你为什么早不站出来,或者你应该站出来却没有站出来」,不,这是TA的经历,TA有权去决定这样的事情。我们能做的就是在TA做出选择后做一个支持者。

现在多少幸存者站出来以后,收到那是什么糟心反应啊——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为什么早不站出来?你长那么丑,为什么还有人骚扰你啊?他比你有名,你是不是找他碰瓷?你比他有名,为什么还会骚扰你?……就是这种糟糕的舆论生态让很多人不愿意站出来分享他们的经历。

分享从心理到情感是一个需要非常大准备和消耗的过程,没有准备好,不想站出来说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是正当的。

另外我想说,消除性暴力,不能只靠幸存者舍得一身剐,以鱼死网破的形式才能做到。所有人作为旁观者,都有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有很多其他介入的方式,并非只有分享是唯一的、正确的、正当的方式。

对幸存者而言,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有责任去说什么,而是去多想一想自己准备好说什么。也千万不要觉得自责,不要觉得是因为我没有说,导致很多人受伤害,不是,是施暴者导致人受伤害,不是你的问题。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收藏此篇日记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じ.陌━┈    时间:2018/8/2 23:31:10      
内容:【受伤之后的生活如何继续?】
 
一、先过好眼前这一刻,再去考虑之后的生活

我一般会使用幸存者这个词,我服务的机构也是使用这个词。因为「幸存者」更多强调人的坚韧,「受害者」会暗示一种无力感,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你就一定不能感到软弱。

任何人疗愈是没有时间线的。你所有感受和情感都是正当的。这里我能够给出的建议和一些想法,是我做咨询热线时候的一些经历。

人的情感是不断流动的,很多时候短期有效办法就是先过好眼前这一刻,眼前的5分钟、20分钟,再去考虑后面的5分钟、20分钟。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感觉安全、平静,去做这样的事情。

疗愈没有时间线,不是说这个事在多少年之后我就必须要好起来,甚至都不是说我一定要好起来。人是没有办法一键还原出厂设置的,也不是说可以让创伤消失,不是这样才叫疗愈,我们能做的就是带着这个创伤能继续往前走。

千万不要觉得我没有走出来是不够坚强。一定要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来自:じ.陌━┈    时间:2018/8/2 23:31:42      
内容:二、男性被骚扰就是占便宜了吗?

性暴力并不只有女性会遭遇,还有很多其他群体,男性、性少数,他们都在这个框架下。我们的社会文化建构,让男性遭遇性暴力之后非常难获得支持,因为社会上强调的是一种非常霸权的男性气质——男人是征服者,不能软弱,一定要坚强,男人受害之后,「那你还算不算个男人?」这让很多人站出来讲述自己的经历,寻求支持变得更加困难。

同时社会经常认为,男人是性的动物,你就应该享受性,好像被骚扰还占便宜了。男性遭遇性暴力,同样也是一种创伤的过程。也想对男性受害者说,你同样值得所有支持,受到侵害同样不是你的错,这个受害也不代表着对男性气质的减损。对所有其他情形下受害者适用的人群也适用。
 
   来自:じ.陌━┈    时间:2018/8/2 23:32:12      
内容:三、Me too, 要不要讲出来?用怎样的方式讲出来?

现在各种各样的新闻,有一些幸存者会觉得,我不想再看到Me too的新闻了,我也不想站出来说跟Me too有关的任何事情,没有任何问题。不是因为你自己是幸存者,就一定要去接触,或者说在这个浪潮中做些什么。

我知道很多幸存者想想站出来发声,我可以给你仅仅是供参考的一些比较实际的建议:

首先,最重要的是明确发声的目的。我为什么要说,我要让谁谁谁负责,还是说我仅仅是要把经历讲述出来,获得一些支持。

决定发声的目的能够决定发声的形式和平台。比方说我是实名讲还是匿名讲,我要不要举证施暴人,在什么平台上讲,微博讲,还是小范围的空间内讲。

另外需要考虑发声之后可能遇到的问题,有哪些问题是我可以承受,哪些是我不能承受的,我有什么可能可以应对的策略。比方说发声之后的一个后果是糟糕的舆论生态,在这种情况下,有谁可以给我提供支持吗?我怎样避免在这个过程中被再次创伤?还有一种法律后果,这种情况下,经常有人站出来反诉诽谤,那我可以向哪里寻求帮助。

发声的时候考虑谁?当然是考虑自己。发声的选择是谁的?当然还是自己的。但很多人也会考虑对身边人有什么影响,或身边人怎么看我。如果你有这样的顾虑,可以事先和身边人进行一个沟通。
 
   来自:じ.陌━┈    时间:2018/8/2 23:32:38      
内容:
四、「不健康」的应激机制

看到我的朋友、亲人甚至是我自己,遭遇了这件事情后有一些所谓的不健康的应激机制。在这里我不对应激机制做任何道德的评判,一切应激机制都有它的道理。所谓的「不健康」,通常意义上是讲社会评论意义上的不健康。

举一个例子,很多人在被性暴力之后会「私生活混乱」,这是有理由的。因为性暴力是对人边界感的破坏,通过这样的方式是我在重塑自己的边界感。通过所谓的私生活混乱,或者说让身体没有边界,试图改写当时被侵害的这种遭遇和经历。也就是说他当时没有伤害我,他没有破坏我的边界,因为本来我自己就没有边界。

有些应激机制是更加长期、有效、正面的,但这并不是道德上的优势。我们在干预的时候一定不要做道德评判,还要给出应激机制的替代。
 
   来自:じ.陌━┈    时间:2018/8/2 23:33:00      
内容:五、干预者如何避免二手创伤

二手创伤是所有人作为旁观者非常容易经历的。这事可能没有发生在你身上,但你看了那么多也会感到痛苦。二手创伤是正常的,在经历时一定要去寻求心理帮助和支持。

有个误区是觉得我们是旁观者、干预者,我们的心理没有那么重要,应该以经历者为主,不是的。每个人的想法都是重要的。你也只有能够处理好自己的心理状态再去进行服务。如果你觉得很累,现在新闻很多,你不想看就不看。不是要时时刻刻绷紧一根弦关注这个问题才可以,你还是可以去享受生活的。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作者近期日记 《海蓝纪行》
 
   2018年11月8日:许诺    
   2018年11月3日:深呼吸    
   2018年8月2日:消除性暴力,我们可以做些什么2    
   2018年8月2日:消除性暴力,我们可以做些什么1    
   2014年12月5日:【木心】    
   2014年1月9日:阳光下的心情(二)    
   2014年1月9日:阳光下的心情    
 

 

 
年轮网络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