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记本:《生命的痕迹》
阅读:1753  
评论:0  
2018年2月3日
寒意
星期
赛里木湖之冬:蓝冰之约(二)
   赛里木湖宝石般蓝色的湖水,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褪色。它依然如我童年时期第一次看见它时那样浩瀚辽阔,它依然如二十七年前我初次看见它时那样幽深神秘。只是我那如童年一般天真无邪的天性早已消失,这如此许多年的岁月过去了,它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躺在天山的怀抱中,躺在雪山环抱的大地上,闪耀着从它诞生之初便拥有的纯洁美好的宝石般的蓝光,这熠熠生辉的蓝色,不知是否照亮了最漆黑的夜。多少人,望见它如此璀璨的蓝色,把自己遗忘多年的纯真天性淋漓尽致的再次表现出来,它拥有如此神奇的魔法,让人们的心灵回到童真的年代。即使青春女神看见这一汪近乎大海般的蓝色湖泊,也会竭力寻找逝去的童年。多少人从它的湖岸边静静地走过,多少人望着它烟波浩淼的湖面沉思过梦想过,多少人试图用自己的双眼仔细打量这湖水的深浅,尤如在人群中打量自己“天性的深浅”。我想,即使那关于它的形成的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也要为自己悲剧式的结局,在这个湖泊中画上凄美的句号。我非常怀疑,远古传说的西王母与周穆王在瑶池约见的故事,并不是发生在天山天池上,而是发生的这个拥有宝石蓝的赛里木湖畔。试想,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年代,天山天池山高路远,交通并不便利。赛里木湖就安静的躺在广阔的戈壁滩上,躺在无人问津的平坦旷野中,交通相对便利。
   赛里木,这个如诗一般动听的名字,足以配得上它绝世的风景。 在人类来去如飞的四季中,它静如处子。古往今来,多少人从远处走来,只为看见它天堂般的容颜,只为了欣赏它仙境般的景致,只为了伫立湖畔,享受它寂静的时光之美。不知多少牧人赶着它的牛羊从湖畔的草地走过,不知多少游客从它的湖岸经过。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只剩下它依然孤独的高悬在天山之上。虽然我今天并没有看见它宝石蓝般的湖水,虽然我今天也没有看见人们传争相传颂的“冰之眼”,这巨大的湖泊,就是天山最明亮的眼眸,我从远处走来,看见了神奇的蓝冰,已足矣。
   记得两三年前,我坐车从湖畔南面的公路经过时,看见了它蓝绿色 结冰的湖面,闪着宝石般的光芒。周围的高耸的雪山被这倒映其中,当时,我就非常纳闷和奇怪,这样一个湖泊,需要怎样巨大的面积和空间,才能把周围三四千米高的雪山倒映其中。那些雪山从遥远的地方,以湖为镜,打扮着自己。冬天的湖,是大地的一面明镜。映照着它周围的景物,它也测量着所有前来观瞻它的人天性深浅。我想起,早晨出门前,我抽空又阅读了梭罗《瓦尔登湖》的《湖》一章中对于湖水精彩描写的一段文字。正如梭罗所说:“湖是大地上最美的风景。”不管什么样的湖泊,也不论这个湖泊在什么地方,它都是那片土地最美丽的风景。赛里木湖,就是这片土地最美丽最引人入胜最令人向往的风景。
   天色渐渐阴沉了,时间也不早了,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山间的天气总是变幻莫测,我走出了景区大门,我和她们走散了,也联系不上。最后好不容易打通电话,她们已经顺着公路步行往早晨来时的停车地方走去,我也向那里走去。还有络绎不绝的行人从路上走来,向景区走去。我抬头向天空中望去,太阳已经快要隐没在云层中,天气也有些寒冷了。湖泊北面的雪山反倒更加清晰了。我不知道,赛里木,是否已经住进了诗人的心房,是否已经在不计其数的游人心间留下永恒的蓝冰之光,这神秘的光,是否曾经在他们平凡的生命中,在他们平淡的生活中,照亮俗世的心灵,借以获得一点来大自然的精神和力量。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收藏此篇日记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作者近期日记 《生命的痕迹》
 
   2018年7月31日:放牧荒野    
   2018年7月14日:漫步(六):森林与河流    
   2018年7月8日:夕阳西下,晚风轻拂苞米地    
   2018年7月4日:漫步(五):乡村仲夏夜    
   2018年5月29日:漫步(四):乡村与远方的遐想    
   2018年5月28日:荒野的沉思    
   2018年5月26日:夏日最遥远的记忆    
   2018年5月16日:远山的思念    
 

 

 
年轮网络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