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记本:《生命的痕迹》
阅读:93  
评论:3  
2017年10月10日
晴朗
星期 二
梦回雪山.秋的林野
     这是第十天了,天气已经阴沉了近十天,白天和黑夜不再由傍晚的夕阳连接,只剩下这浑浊成一片的灰暗色。太阳已经久别十日,我都忘记了太阳曾经照耀这片土地,太阳光临的日子似乎是很久远的事了。
     生活就从这一片苍茫无际的暗色开始。这寒冷的早上,我走在乡间的路上,乌鸦“呱-呱”的叫着飞过阴沉的天空。乌鸦的经过,也告知着季节的轮回。昨天,我看见它们漆黑的身影也飞过天空,不过是安静的无声的。一只斑鸠轻巧的飞落在院墙上,在我心目中和印象里,它们始终保持干净利落绅士般的风度,不管怎样的天气,它们都精神饱满。一棵高大的杨树挺立在农家的院落,浓密的枝叶,阔大的树冠,撑起一片绿色的空间。一个有树的院落,是幸福的。我向北方望去,只有让人感到疲倦的滚滚云层。西南方,露出一点模糊的山色,山,已经失却它本来的色彩,就是那么可怜的一点深蓝色在远方在天边摇曳。
     太阳出来,云层慢慢散开。正午的暖阳消融了秋的寒冷。我看见太阳在云中穿梭前进的步伐。云,为这光之王子让开了道路。北方,终于展露了它的真容。雪山,这是不同以往的雪山,它不是被阳光照耀的金光闪闪,也不是神圣高耸的白雪皑皑,这不是冷峻的让人不可靠近的雪山。它呈现出少有的清新和秀丽。这北天山原始的仙境般的美艳,在每一座山峰每一片山谷飘散。雪山,从山脚到半山腰,浸透了天空的蓝色,瓦蓝的天空,从大地开始涂染它的色彩。高高的雪峰,白雪皑皑。雪,早已失去了它的寒冷,只留下洁白无暇的身体沉睡在山巅。我的梦终究是遗失在雪山上了。有这样一个梦,是在我七八岁左右,至少是在我十岁之前,我曾经梦见自己和小伙伴,到雪山上去了,在雪山上,我看见一坐坟,被白雪覆盖,我扒开厚厚的积雪,看见那居然是我自己的坟。这个梦,我从来不曾忘记,清晰的仿佛昨日的夜梦。我不知道,是我先到雪山,还是梦先到雪山,今天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当我遥望雪山,又忆起这个奇怪的梦。
    在那些秋高气爽的金秋日子,在那些已经下了小雪的初冬日子,我远离人群,走过旷野,带着近乎朝觐的心,一个人独自走进山林。现在,山林被高高的铁丝网围护起来,我也没有那样闲暇的日子了,也没有那样宁静的心境。我只能透过秋的田野和树林远远的向它眺望。 
    太阳依然在云中穿梭行走,也制造着一种几乎幻境的宏大场面。这是正午时分,我坐在屋里,地板砖上映出一个明亮的瓷白色圆球体,我以为是屋子的灯打开了,向屋顶看去,灯并没有开,我向外面望去,原来是太阳透过玻璃门,把自己的模样从遥远的天宇映照在地板砖上。真是令人感到有趣的一幕。晴朗的日子,也吸引来了雪山的住民--鹰。一只雄鹰扇动着苍劲有力的翅膀,翱翔在湛蓝的天空中。我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见这神一般的飞禽。它在离我千米的高空俯视着大地。我回屋里去拿手机准备为它拍照,我在出门,它已经消失在蓝天的尽头,无影无踪,只留下金灿灿的阳光,使我不敢直视。  
    院子里的一片玉米,干枯的略微有点发白的叶子,被阳光沐浴的也更加光亮了,这是那普通的不起眼的玉米田吗?我居然感到它们也如此神圣不可亵渎了。一只百灵鸟栖落在土围墙上,见我来了,迅疾的飞进玉米丛中。不知谁家的猫也带着三只小猫出来寻找食物。远远的看见我走来,老老猫带着两只小猫做到旁边的车辆下躲避,只有一只小猫在津津有味的吃着什么食物,全然不顾人的危险。我走到那小猫跟前,看见它在吃一只不知从哪里捕捉来的鸟雀,小鸟的身体已经被吃掉了,只剩下尾巴的羽毛,小猫在继续享用它的美食。(未完)  

    当我们走进农家的院落和屋子,我看见了我父辈一样的农村人最真实的生活,这里没有高楼大厦,这里没有灯红酒绿,这里没有纸醉金迷,只有阳光照耀下的静怡小院。屋子里大多都生活的老人,白发苍苍,岁月的印痕完已刻画在皱纹上。乡村的人们还保留着朴实的笑容,我们这些所谓的国家干部,在他们面前,倒显得如此幼稚了。每家人院子里都栽种的苹果树,还有看家的狗在院子的角落,就只有这些了。一户老人的家里养了一只泰迪犬,可爱的跟个两三岁的小孩一样,谁抚摸它,它就站立起来,用前爪趴在人的腿上,跟个孩子一样依偎在你身边。紧紧的抱着你的腿,人油动,它也跟着走动。房子里有点乱,一个三四个月的婴儿,安静的躺在床上,睁着好奇的明亮的大眼睛望着屋子。一个老人,一个婴儿,一只宠物狗,生活在有点破旧的屋子里。 
    哈萨克族的牧民,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漂亮的雕刻着具有少数民族风格的装饰花纹的铁大门,是你一眼就能识别出来这是一户少数民族家庭。院子外面,嗮干的牛粪已经点燃了,火苗正旺,上下两个平底锅正在烘烤香喷喷的馕。他们的院落始终保持着干净井井有条的模样,不管家庭经济条件如何,无论维族尔族,还是哈萨克族,都会让院落让屋里保持整洁,给人一种温馨的家的感觉。这好客的哈萨克族人家,我们刚在屋里坐下,她们就拿来了奶茶壶,桌子摆上了馕。美人一碗冒着热气的奶茶,我们喝着奶茶,吃着馕,和她们拉家常,了解家庭情况。牧民自己做的酥油茶和酸奶也摆上了桌子。每和人都喝了两碗奶茶,我喝了三碗。不一会,刚才在外面烘烤的馕也热气腾腾的拿来了,我们吃饱喝足说着客气的话离开了。 
     时间不过是下午五点多,我们一行五人入户,三男两女,三个汉族,一个维族,一个蒙古族。我们并没有打算回村办公室,因为上级可能要来检查工作。不知谁说了一句“走,我们到树林里去捡蘑菇。”大家一致同意。我们穿过一条巷道,经过一片树林,来到田野边。前两天有两位男同事,在树林里捡了很多硕大新鲜的蘑菇,昨天吃了一顿野蘑菇炒鸡肉。绿色的麦田就在我们脚下向远方延伸。一行行嫩绿的色彩在田野铺展开去。没一会,我们来到麦田边的树林,这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林子。树林有点干了,林下的土壤也干了。几个成年人,像几个孩子一样慢慢的走在林间,低头寻找着,那些枯草密集落了很厚一层树叶的树杆下和树桩旁,仔细寻找着瞅着,却一无所获。在林子里走了七八百米,连个蘑菇的影子都没有,大家都很失望。穿过乡间的公路,我们朝另一条片东西走向的林带走去。
    这是一片高大的杨树林。林间湿气很重,一条土路伸向东面。路两边的树生长的非常茂盛,树林都已经树叶金黄,这两条林子,却还充满绿色。枝叶繁茂,阳光也无法穿透。绿叶在风中飘落。我没有感到秋的萧瑟,只看见一片树林的宁静。林下,稀稀落落的凋零的树叶,土壤在叶子的空隙处裸露着。树叶颜色个各异,翠绿色,金黄色,淡绿色,淡黄色,仿佛大地的调色盘,我的眼前闪耀着秋的韵律。我们继续在树林里寻找蘑菇,好一阵,一位同事大喊着:“我找到了蘑菇,找到了一朵小蘑菇。”我上前去看,那小小的蘑菇还不及半个手巴掌大,这是一朵精致的小雨伞。(未完)
 
      不时的有树叶轻轻地从高高的枝头上飘落,没有任何声响,只听见我们的双脚踩在树叶上发出的“簌簌”声,不过是 乡村田野边的两条生长多年的普通树林,却在这个下午演绎了一段让人难忘的秋的绚丽和多彩。农夫已经回到村子里去了,把树林和麦田留给了阳光和蓝天,任它们施展自己的神奇魔法。田野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过,只剩下麦苗生长的声音,如果这声音能听见,那也只有大地听懂这田野的话语。
     秋天终究会田野留下人们忙碌的痕迹。一片未收割的玉米田,依傍在树林边。叶子已经枯黄了,玉米也呲着牙笑着。我站在农夫的玉米田里,玉米一棵又一棵,紧紧的组成了一排排密实的墙。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何况,根本没有什么声音。这等待收获的玉米,比我高大也比我成熟。我站在它旁边,像个无知的孩子。 
     我们只采摘到了三朵蘑菇,都是一个人发现的。在树林寻找蘑菇,也许不在于发现蘑菇的多少,在于心有所往的漫步在树林里寻找的过程。在秋的林野里,我们如此纯真心无羁绊的度过了一些安静美好的时光。虽然,我们一直讨论另外两位同事在树林里采摘蘑菇的事,那些蘑菇如此多,又如此肥大水灵的,我们甚至怀疑,他们根本不是在树林采摘的,而是在种植户家里购买的。大家用手机照了一些照片,我们往回走了。
    不走回头路,我们走在乡间的另一条碎石路上。太阳自己快要落山了,夕阳也隐隐在天边露出颜色。跟过去的日子一样,粉红的夕阳映红了雪山。白色的雾霭渐渐弥漫山间,群山模糊了。山峰与天空逐渐融合在浓浓的夕阳中,太阳降落的速度似乎加快了,在空旷开阔的田野,西边的的天际被染红了,那是秋的落日和林野的精华汇成的橙红色。所有的背景都如此多余,只需这一望无际的田野,只需这辽阔的嫩绿的麦田。麦田里,一位农夫,再往没有出苗的田地点播种子,树木,农夫,在瑰丽的夕阳中,如雕塑般高大辉煌。不知谁家的狗奔跑到麦田里,三只狗在田野嬉戏玩耍。太阳一点点落入山沟后,我安静的注视着它,直到它完全消失在山的那一边,消失在西边的地平线之下,消失在天边的尽头。我们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乡村,树林,田野,我不知道哪个我更熟悉,哪个我又更陌生?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收藏此篇日记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绿色稻草人    时间:2017/10/11 14:15:59      
内容:美丽的文字
 
   来自:陌上小花    时间:2017/10/11 17:34:49      
内容:很有画面感,很真实细腻。。。
 
   来自:莲的衣裳    时间:2017/10/11 21:06:51      
内容:我很喜欢山里的牧民人家,似乎是山里的精灵,眼睛清澈晶亮!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作者近期日记 《生命的痕迹》
 
   2017年10月19日:雪落北天山    
   2017年10月18日:一位同学地狱般的人生经历    
   2017年10月10日:梦回雪山.秋的林野    
   2017年10月5日:乡村的明月    
   2017年10月3日:乡村,人们艰难的活着    
   2017年10月2日:日行云中,月行田野    
   2017年10月1日:秋---遥望雪山    
   2017年9月30日:鹅毛大雪迷蒙了旷野    
 

 

 
年轮网络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