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日记本:《生命的痕迹》
阅读:246  
评论:0  
2017年6月24日
晴转多云
星期
天山圣湖-赛里木湖(二)
                       2、西来之异境,世外之灵壤
    赛里木湖古称“乳海”、“天池”、“西方净海”,赛里木湖蒙古语译为“山脊梁上的湖”,它被清代大学士洪亮吉誉为“西来之异境,世外之灵壤。”不知当年,这位大学士走过新疆的茫茫戈壁,看见如此一汪如海洋般清澈透明碧蓝的湖水,内心怀着怎样的激动才感叹的写出这句著名的的诗句,又不知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吟咏过它。邱处机在《长春真人西游记》中如此描绘它:“大池方圆二百里,雪山环之,倒影池中,名之曰天池。”最著名的清寒是清末文宋伯鲁的诗句:“四山吞浩森,一碧拭空明。”几千万年的岁月过去了,它依然安静的高悬在天山之上,如一块蓝宝石,镶嵌在天山的王冠上,闪烁着永恒夺目的光芒;它又如一面色彩多变的明镜,映照着大自然的风霜雨雪和四季变迁,只是不知它是否用自己永恒绝世的美艳映照了人类的丑陋呢?
    客车载着我们进入景区,又一路向东疾驰在景区的公路上。公路与湖畔相距约三五百米,湖岸线蜿蜒着,公路便顺着湖岸曲折向前。路与湖保持了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又被野草和野花占领了。粉红色的风毛菊,青蓝色的满天星,金黄色的野罂粟,白色的野菊花,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野花。凤毛菊,则亭亭玉立在公路边,细长的茎杆,粉红的花朵从下到上开满细枝。满天星,低矮的一团团一簇簇呈半圆形的生长,初一片,以为是地上生长的苔藓。每一片地方都不会留下空白,各种野花竞相绽放,点缀着湖畔,它们用自己朴素淡雅的美丽映衬着远方苍莽的天山。现在,赛里木湖完整的呈现在眼前,一望无际的色彩变幻莫测的湖水,使每一位望见它的人,心灵都渐渐发安静了下来,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和烦扰。车辆疾驰着,湖水一晃而过,但我还是看见了它晃动的湖面,一波又一波,湖水跟随风的旋律,由西北角遥远的地方,一点一点舞动着,虽然水波不兴,却也涟漪不断。湖岸的石头一部分湮没在湖水中,一部分在湖岸上,在阳光下,那些原本呈灰白色或白黄色的石头,更加干净了。为了保持景区的生态环境,也为了景区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永久性发展,近几年景区禁牧的范围扩大了。湖畔的草地,也布满了各种喷灌的管子,管网纵横交错,有些地方水流正欢快的喷洒,相信,这里的水会更蓝草更绿。低矮的高约50厘米的木栅栏对公路与草地的边界进行了围护。朵朵白云写意的散布在湖水上空的蔚蓝天际。天边的灰白相间的云层,又把天山覆没了。
   赛里木湖的公路是环绕湖泊而修建的,公路绕湖一周,全长92公里。湖东西长约30公里,南面宽约28 公里。冬天,它是一面明亮美丽的空中明镜,映照着周围的雪山森林,所以被誉为“天空之镜”,又因为它藏在天山深处,神圣纯净,又被誉为“天山圣湖”。车辆了向东行驶了约二十分钟,我们才到达目的地:景区的东门,这也是今天环赛里木湖半程马拉松的起跑点,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长长的车队在驶进景区的两条公路上延伸了好几公里。找到寄存包裹的地方,大家坐在广场上休息着,等待着比赛时间的到来。直到早晨十点零六分,随着一声枪响,比赛开始。总共有约两千包运动员,包括半程马拉松和5公里迷你马拉松,单位上组织的职工一般都是参加5公里跑,其实,跑步不是目的,欣赏风景,享受这一汪明净的湖水才是大多数人来的目的。前面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已经跑出一公里了,后面的还在慢慢的奔跑,参赛的人员太多,形成的队伍也甚为壮观,估计这是中国最美丽的马拉松赛道了,能沿着湖畔奔跑,不仅身体就连心灵也奔跑开来了吧。这里海拔高度为2073米,在如此高海拨的地方跑步,难过跑一会就感觉很累了。大多数人员,跑了约一公里,便累的气喘吁吁,很多人便跑一会停下来走一会,又继续跑再走一会。跑跑停停走走,没有人会把争夺名次作为目的,除了那些专业的运动员和想念奖金的人以外。五公里我跑下来用了约四十分钟,也是累的够呛。每一位跑完5公里的参赛者,都获得了一块圆形中雕刻着一只白天鹅形状的纪念性的奖牌。跑完步,便和同事一块到湖边去欣赏风景。
    今天天气有些阴沉,一大团铅灰色的云团堆积在湖区周围,那云就在我们头顶上空。太阳隐没在云中。湖水的色彩是需要阳光来调和才能产生丰富多彩的变化的。沿着新修建的木道,穿过草地,来到湖边。经过草地时,我特意停下来看了一眼那些绽放的野花。看着这水天一色一望无际的湖水,人的呼吸仿佛也停滞静止了。湖水轻轻地从远处拍打过来,荡起一条条大小不一的波纹,这是岁月走过在湖水留下的皱纹吗?这是湖水在微风中演奏的一曲自然天籁吗?那谁又能从这皱纹中解读这湖泊的年龄呢?那谁又能从这天籁中聆听到永恒之音呢?湖水边生长的水草,轻轻地阻挡并击退了湖水前进的步伐,于是这湖的涟漪又退回去了,向着湖心向着更远的湖面行进。无论是刚跑完的参赛选手还是特地来旅游的游人,都如一样走在木栈道上,向着视野更开阔风景更好的地方走去,木栈道上人流络绎不绝。我向遥远的西北方眺望,那里群山巍峨高耸,由于距离太远,只见天边的天山迷蒙消失在一层蓝色中,不知是云是雾还是湖的气息?这已经足够辽阔的湖水,也许是想用自己制造的蓝色之气让群山消失,以此让人们感觉它更加辽阔,无边无际。云在山巅停留堆积,高耸的群山啊,你倔强的矗立在天地间,却又禁不住这云雾的撩拨,最终又臣服于它的温柔之乡中。
                              3、天山圣湖
   南面的科古琴山(天山的一条支脉)倒是清晰可见,现在,它的阴坡面对着湖水,面对着我们。半山腰开始,才有茂密的深绿色的森林。吸引人们眼球的并不是它的森林,而是山巅之上的积雪,那是终年不化的冰川。雪山,森林,湖泊,它们开始一起向人们讲述关于天山蓝宝石的传奇故事,讲述关于一对情侣因为不畏黑恶魔王的迫害殉情而死,最终形成这个美丽湖泊的爱情故事。白天鹅不停的在湖水上空飞翔,有时低低的贴着湖面飞行。不知它们高贵纯洁彼此不分离的形象,是否就是那对情侣的化身?不知它们“克噜—克哩—克哩”的鸣叫,是否是那对殉情者的低语?白海鸥也飞来了,它们扇动着巨大的翅膀,与湖水亲昵。 湖泊东南面,有一座小岛,打破了湖水的辽阔,让我透过湖水远眺时有了远近距离的划分。
    云散开一些,天光也亮了一点,于是湖水便开始表演它的魔术:近处的湖水清澈透明,稍远一点的湖水呈碧绿色。湖水中有一道长堤,把湖水分隔开来,长堤的东面被分隔成很小的一块,西面则是一望无际的辽阔。向远处望去,湖水呈铁青色,表现出一种与它的面积和深度相一致的色彩,望着远方铁青色的湖水,我感觉到它的严肃。如果仅仅只是阳光来照射它,它的梦幻之彩也不过如此罢,可是湖面的风也来帮忙了,不知这风是从天山吹来还是湖泊自己形成的。在微风的吹拂下,湖水开始翻涌,于是卷起的浪涛在阳光下又变幻成蓝绿色,一道又一道,仿佛湖面打碎的万千翡翠。风,加大的自己的力量,湖中的浪花也越来越大,它们欢笑着,蹦跳着,它们仿佛已经不甘于在水中,又如鱼儿一样想要跃出水面,享受真实空间的精彩。一只黑色的大鸟从山林里飞来,在湖畔的水域飞翔,不知是否是黑雕,或者是天鹅。有时,它朝着东方飞去,那会,太阳正好从云层中钻出,它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巨大无比。
    木栈道上人们忙碌着用手机或照相机拍照留念。有些女士,把红色的丝巾甩开,迎着微风飘曳,她的同伴便给她拍下这美好的瞬间。不知,那丝巾是否也曾梦想幻化成仙女的飘带;不知那女士是否也曾梦想在这美丽的湖畔把自己幻化为仙女,飞舞在湖泊上空。人们边走边欣赏着这湖光山色,嘴里说着这个湖泊的名字。所有的人,在这湖畔都如此纯真,如此宁静。这宁静的湖,荡尽了世间所有的尘埃,人们从四面八方纷涌而至,与它近距离接触,以此分享一点它的纯净,同时也扫去自己心灵的尘埃。
    不知几时,太阳又消失在灰暗的云中。天色一片灰暗,这湖水更静了,它沉默着,安静着,仿佛要进入梦乡,不再受人们的打扰。可是,微风又如此调皮,骚扰它,调戏它,于是,湖面又一次汹涌开来,微风卷起不计其数的白色的浪花,它们由南面向北面涌动着,远远望去,仿佛一支浩大的军队开着白色战舰征战在海上。更远处,则是烟波浩渺。一只深黄色的小木船划行在靠近堤岸的湖水嚅,船上有两个人吧,小船轻轻地悠然的向东面划去。
    等我从湖畔回来,舞台上正在举行半程马拉松的颁奖仪式,先是对获得半程马拉松的女运动员进行颁奖,获得前三名的都是来自非洲的黑人选手。接着又对男运动员进行颁奖,获得前三名的也是来自非洲的黑人选手,最后对迷你马拉松——5公里跑的选手颁奖,获奖的好像都是本地选手。人们在欢歌笑语中度过了这幸福的半天时光。
    时间已经是中午一点半,我们坐车回去了。更多的人还川流不息的来往于木栈道上,来往于湖畔。天空依然阴沉。当我走在环湖公路上,看见它在蓝色与绿色,在深蓝与深绿之间婀娜妖娆的身姿,又被它迷住了。我想,即使希腊神话的水妖在海上勾引航行的船员,也不过如此吧。
    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一些山坡上开满黄色的野花,那山坡简直被这种黄色的野花占领了,那是属于它们的地盘。从山脚到山顶,它们怒放着。白花蔷薇则生长在雪岭云杉森林中,洁白的花朵,简洁芬芳。回到县城,已经是中午两点半。回到人群中,我感觉上午的赛里木湖之行,仿佛一场虚幻的梦。赛里木湖,也仿佛梦境中出现的天堂。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收藏此篇日记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作者近期日记 《生命的痕迹》
 
   2012年10月19日:仙境:秋天的雪山    
   2017年7月14日:浪漫香紫苏:那一片紫色花海    
   2017年7月5日:乡村往事:太阳照在戈壁滩上    
   2017年7月3日:第四本《瓦尔登湖》    
   2017年6月24日:天山圣湖-赛里木湖(二)    
   2017年6月23日:乡村往事:河畔的光白英    
   2017年6月21日:二胎?经济能力?    
   2017年6月20日:湿地札记.抓饭    
 

 

 
年轮网络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