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695  
评论: 
 
2021年10月8日 晴朗 星期 五
重阳节,忆母亲    作者/放花无语对斜晖
          2021年10月8日   星期五   阴雨

    老家院子里的枣累累挂在枝头,没有人采摘,落了一地,很多坏掉了,看着有些感伤。

    农村到了收红薯的季节,红薯叶到了最后青碧的时期。以前,妈妈会用红薯叶揉面烙饼,佐以辣椒蒜汁,吃起来美味无穷。

    柿子熟了。金灿灿耀人眼目。妈妈喜欢吃柿子,也喜欢给我们做柿子醋,满满是对儿女的疼爱。

    菊花要开了。往年每到此时,妈妈都会养几盆盛开的菊花,说菊花傲霜,天气冷冽了,它依然风骨不衰。

    红叶要开遍了,妈妈喜欢这个时候去山里转转,看层林尽染,她说喜欢山风的味道。

   此刻,山风穿过一道道山岗,穿过蜿蜒的小路,穿过菊花的蕊瓣,抵达泛红的黄栌叶边。

    只是,我不知道它能否吹到另一个世界,告诉母亲:年年重阳,今又重阳。九月初十,是您离开整整一年的日子,“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母爱汤汤,思念成殇。我生命中每一个至暗时刻,母亲总是护佑在侧,暖心疏导,默默陪伴,甚至小心翼翼地看我脸色说话,牵念我细微的喜怒哀乐。

   我把这些琐琐碎碎写成了文字,记录在我的日记里。母亲去世这一年,每每翻阅,都让我热泪长流:

   我八岁,打麦场上,母亲一次次扛起来大袋大袋的麦子,也扛起来我们的温饱;

    我十八岁,在硬座火车上,母亲站起来为我留下小小的空隙,让我靠着她做一个美梦;

    我二十八岁,母亲看我逗弄着可爱的女儿,疼爱地看着我说:想着你还小呢,快三十啦!说完把煮好的饺子递给我。

    我三十八岁,母亲风风火火地搬到出租屋,帮我照顾上初中的女儿,让我安心工作。

    我四十八岁,母亲身体状态每况日下,每日电话我的开场白就是:我想你了。还坚持给我们酿造柿子醋。

    我五十岁,母亲病中,听到我们的呼唤,都努力笑笑和回应,给我们最后的温暖和坚强。

    母在,我是一只有挂牵的风筝,母去,我是一条无处攀附的藤蔓。如今再回老家,曾经亲切的村庄炊烟散尽,心里的白马长剑也已大漠孤烟;思念仅仅从眼角到达鬓角,就已经沧海桑田;四季的风不停地翻阅着旧日子,在缝缝补补中清晰每一个有母亲呼唤的时刻……

    桐华在《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里写道:“总有一些时光,要在过去后,才会发现它已深深刻在记忆中。多年后,某个灯下的晚上,蓦然想起,会静静微笑。那些人,已在时光的河流中乘舟而去,消失了踪迹,心中,却流淌着跨越了时光河的温暖,永不消逝。”

    轻舟过万重,青山依旧在。母亲,就是我生命旅途的播种者,在时间的经络里,种满绿树红花、日月星辰,让我在漫长曲折的道路上,一直收获,一直坚强,一直思念,一直充满力量。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快乐前行    时间:2021/10/8 9:35:17    
内容:你都50了,没想到。
 
  来自:爱若游尘    时间:2021/10/12 16:47:38    
内容:岁月沧桑,自然更迭,祝好祝好!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琥珀》
 
   2021年10月8日:重阳节,忆母亲    
   2021年9月30日:厨房时光    
   2021年9月6日:日 子    
   2021年8月10日:立秋    
   2021年7月11日:小城七月    
   2021年7月5日:一 个 人 的 清 欢    
   2021年6月12日:一碗浓情的红薯面条    
   2021年5月25日:絮 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