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671  
评论: 
 
2021年8月17日 暴雨 星期 二
通宵流调者,倏忽囤谷园    作者/广场有鸟
    流调工作群里,昨晚11点多,杜丽红主任发了流调工作人员在外流调采样的实景图片,流调队员戴帽子口罩穿白色防护服着蓝色高筒雨鞋。午夜1点多,流调小组公安系统负责人徐拥军通知他自己和另外三人加班。不久,另三位成员陆续回复并赶到。凌晨4点多,流调小组成员——城关初中的罗峥老师,发出了在医学隔离区工作的多张实景图片。徐拥军发出了流调队员在办公室打电话、写报告的实景图片。
    我是早上5点多看到这些图片的,对鏖战流调前线的他们表示“心疼又骄傲”。
    11点多,杜丽红主任在群里告诉全体流调成员:“昨晚8组、9组、1组、2组都是一通宵。”不管风雨,无论日夜,这一批流调队员个个都是可以随时拉出来、冲上前、做成事的。

    早上带可可在蒸味鲜过早。她吃小份细粉+绿豆沙,我吃大份素粉+煎蛋+(免费)银耳汤。进店时,有隐约的雨;坐着吃时,亮晶晶的阳光从店外追了进来。
    70后的杨雪老师今日和同为教育人的老公来了学校。杨老师是来办理调动手续的。局里已经同意她关于不再支教重回乡村学校的申请。杨老师本是五里镇中学的老师,三年前响应局里号召主动到城里缺编严重的南门初中支教,带九年级语文兼班主任。我在2019年调入南门初中,因此有幸和她共事了两年,了解了她,非常钦佩她的课堂激情、敬业精神和坦荡无私的情怀。愿她在新的工作岗位愉快精进!
    中午在家里吃饭。三个人三样小菜:可乐鸡翅、青辣椒炒腊肉、蛋汤。全光。叫可可去洗碗。可可笑着说妈妈做饭的时候她才洗碗。“嘿嘿,我黑就这么受欺负啊!”“当然啊,黑人就是受白人欺负的。”昨晚,可可和我一起看了电影《绿皮书》,两人这样的对话,彼此都懂。

    14点多接到父亲电话。父亲和我说三件事:一是好久没见可可了,她怎么不回来啊?二是叫彩云给她妈妈寄些钱。三是有空的话给他买两条短裤,买火龙果来。我说好。
    其时我正在学校办公室,也还没等到有关10组的流调任务,便立即去了超市买好短裤和火龙果。到家后,喊可可一起去囤谷园。可可正在小伙伴小懵家玩得嗨,说不去。见天空阴沉沉的,暴雨即将到来,我便没有多说。骑了摩托去云溪。暴雨很快下来了。不过到了关刀街后,几乎看不见雨的痕迹。
    40来分钟到了囤谷园。天也是阴沉沉的。母亲正在水池边的石头上磨镰刀。我问她磨刀干什么?她说路边两天不走就长齐了草。水池子里有大的锦鲤和小的锦鲤。大的锦鲤在池子里活了五六年吧,数量越来越少了,从最初的十七八尾渐渐减少到了五六尾。去前年新生的小锦鲤有二三十尾,因为干旱几乎全没成活长大。现在池子里的都是今年新生的,数量没有去年多,才十多尾。大的锦鲤和小的锦鲤,都活泼地游着,对池子外蠢蠢欲来的风雨不管不顾,无知无觉。
    父亲躺在椅子上,膝盖上盖着毯子。把东西点给父亲。削点火龙果给父亲吃。和父亲说说话。父亲说方纪文医师连续三天来出诊治疗的情况,有好转。劝父亲要有求胜的意志。

    母亲听我说还要回城里,几次进来叫我快点走,因为要下暴雨了。16点,骑摩托走。见路边的紫茉莉还有很多花朵,不过多数闭合着、萎靡着。刚下到村部,就噼噼啪啪下起大雨来。大雨一直下到了金坛。过桥后,方是一路干爽。
    去学校办公室取午后看后遗落在办公桌上的《念楼学短》。遇到了罗校、李主任都在学校。他们说上午11点多分管教育的刘长青县长到了学校,亲自了解入学登记的情况,翻看入学登记的资料袋。
    晚上在家里吃饭。可可切了土豆丝。我把土豆丝焯水后,炒好。一起锅,可可就用手取了一丝来吃,说味道不错,就是有点烫。另有辣椒炒酸刀豆卤鸭肠、青菜、腊鱼等。量有些大,都没能光盘。罪过罪过。
    晚饭中途,接到李主任电话,请我送钥匙去,他的钥匙落在办公室了。立即放下碗筷送过去。暗暗的暮色里,他正和几位师傅从货车上卸下大大小小的厨房用具。这是局里后勤办送来的。新学期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啊。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1年10月6日:绝句三首百鸟叫    
   2021年10月1日:日本的情书中华的酒    
   2021年9月29日:孤鸟闲飞云炫彩    
   2021年9月25日:三载梦圆月,秋水归晚舟    
   2021年9月2日:万般苦不敌一杯酒    
   2021年8月17日:通宵流调者,倏忽囤谷园    
   2021年8月4日:血白蛋白,蓝云溪云    
   2021年7月23日:道远思行敏,习侠女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