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870  
评论: 
 
2021年7月19日 阵雨 星期 一
父亲突然来了县城    作者/广场有鸟
    今天的早餐比较特别。7点多,按提醒去城关初中旁边的金城酒楼买油条,被告知卖完了。转去朗桥边的小店,买到了两根,3元,请师傅帮忙切成小段打包。回家后,红米粥正热着。我去锅上煎了一个鸭蛋,做了一个辣椒炒酸刀豆。可可被喊起来。大家把早餐一样样端上桌。油条三人分享,粥三人分享。我用煎蛋、刀豆宴粥,可可用白糖宴粥。可可妈用白糖、刀豆宴粥。各自都光了盘。
午餐比较丰盛,有潽豆腐煮腊肉骨头、熟切腊猪头肉、香辣毛豆荚,还有辣椒炒酸刀豆、土鸡蛋汤、莴苣炒火腿肠。可可问我怎么不喝点酒。我说不能喝呀,你爷爷不是下来了吗,下午得骑摩托带他去买电视机呢。
    父亲是11点半突然给我电话叫我骑摩托到九宫车站去接他的。九宫车站离我家步行只要四五分钟,父亲在以前健康时是不会给我电话要我去接他的。父亲正好赶上了我家的中餐。菜虽一桌,但他只吃了几个潽豆腐、几片莴苣火腿肠,腊猪头肉也许吃了一块。不过,父亲吃光了一满碗饭,这让我甚是高兴。
    饭后立即带父亲去县广播电视局一楼的营业厅。父亲说上次打雷把他看的电视和电视机顶盒都打坏了,先去营业厅买机顶盒。虽是12点多(应该是午休时间吧),但营业厅有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她听说是户户通卫星锅后,表示这个业务不是她们的,她们也没有相应的商品。
    父亲说好像西门巷(县里历史最悠久的小商品市场)里有卖户户通卫星锅的。我给母亲电话,进一步了解到电视和卫星锅的一些情况。带父亲去西门巷。果然寻到了一家店铺。盒子有卖,电视也有卖,卫星锅也有卖。父亲花930元买了一台液晶电视(他的被打坏的电视是炸弹样的老电视)、一个机顶盒和一个高频头。店主夫妇告诉我们盒子换了的话,高频头也要换,并且要重新调试卫星锅才能收到信号。父亲一再说他会调他会调。
    买好东西,怎么把东西弄到囤谷园是个大难题。要是父亲健康有力气,这薄薄的电视机(其他的小件就忽略吧),他是可以带着坐班车到村部,然后抱着步行一里路上去囤谷园的。但是如今呢,父亲不但手无缚鸡之力,且走路都有些不稳(他今天就是拄着拐杖出门的),坐班车是不行的。父亲说打的去,“钱大约要150元,我有。”我不放心,又担心父亲一个人安装不好调试不好,决定骑摩托送父亲回家。
    小物件都放在摩托车箱里。电视机包装好后,约有半米高一米多长,开始横放在摩托踏板上,但我的双脚再放不上踏板了。试着行驶了几米,不但双脚难受,而且转弯不便,很不安全。父亲去一店里买几包花生出来,继续很努力地坐到我身后来。我请店主帮忙把电视机从踏板上搬下来,插在我的背后和父亲的胸前。待父亲把电视机抱好,我再把手杖递给父亲。父亲把手杖贴着他的前胸横放好。
    从西门巷到囤谷园,大约22公里,摩托骑了40多分钟。去的时候,在太平桥突然发现路上湿漉漉的,有些洼处还有积水,原来是下过大雨啊。过马鞍山后,发现路面是干的,下着稀薄的太阳雨。过新建村后,则完全是晴天了。回的时候,好像是反的,大坝下面到金坛路面湿湿的。到关刀桥是太阳雨,过春雷后又完全变成晴天了。
    这一去一来的中间有接近4个小时,是我和父亲在囤谷园安装电视、调试信号的时间。电视安装自然分分钟搞定,信号调试则花了三个半小时才。其中辛苦可以用“一楼二楼到楼顶爬上爬下”、“房子里屋后阳沟里屋边灌木丛里穿进穿出”、“起子钳子手机指南针交替使用”、“汗流浃背”、“金银花露井水错着喝”、“希望失望绝望混合熬煮”、“放弃坚持再试一次”等关键词略表一二。
    晚上仍是在家里吃。一日三餐在家里吃,是不是太难得了啊?两人四菜吃了30分钟,样样光盘。饭后百步走,然后躺在椅子上,目似瞑,意暇甚。想起:七(5)班班主任胡平老师参加通山县教师招聘,今日得到通知以综合成绩第三成功入围,开心的她给年级的同事们发红包感恩,并且说还要请大家吃饭。想起:今日所读《念楼学短·巢林笔谈十篇》,《巢林笔谈》的作者是清代人龚炜,所选十篇或写景抒情或叙事抒情,都真挚动人,其多愁善感之态若林黛玉。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1年10月6日:绝句三首百鸟叫    
   2021年10月1日:日本的情书中华的酒    
   2021年9月29日:孤鸟闲飞云炫彩    
   2021年9月25日:三载梦圆月,秋水归晚舟    
   2021年9月2日:万般苦不敌一杯酒    
   2021年8月17日:通宵流调者,倏忽囤谷园    
   2021年8月4日:血白蛋白,蓝云溪云    
   2021年7月23日:道远思行敏,习侠女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