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1077  
评论: 
 
2021年6月18日 阴天 星期 五
柴米油盐酱醋茶    作者/广场有鸟
    “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岁暮清淡无一事,竹堂寺里看梅花。”这是唐伯虎的诗。唐伯虎,明代著名画家、文学家,“吴门四家”之一。然而,唐伯虎放荡不羁,就是中举后也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地流连声色场所。
    与唐伯虎齐名的才子祝允明劝唐伯虎说:“夫谓千里马,必朝秦暮楚,果见其迹耳。非谓表露骨相,令识者苟以千里目,而终未尝一长驱,骇观于千里之人,令慕服赞誉,不容为异词也。”文徵明也写信给唐伯虎,转达他父亲评论唐伯虎的话:“子畏之才宜发解,然其人轻浮,恐终无成;吾儿他日远到,非所及也。”
    然而,唐伯虎把朋友的规劝不放在心上,并且回信给友人说,“再要劝我的话,就绝交。”1500年,唐伯虎被黜为浙藩小吏,深以为耻而不去就职。归家后夫妻失和,休妻。1504年,唐伯虎靠卖文画为生,纵情酒色。十多年后,唐伯虎病逝,享年54岁。
    关于“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这样一首诗广为流传:“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而今七字都变更,柴米油盐酱醋茶。”据搜,此诗为清代湖南湘潭人张灿所作。“书画琴棋诗酒花”,为人生大雅之事。年轻时乐在其中,然好景不再,最后只剩“柴米油盐酱醋茶”了。雅俗转换,无常变化,我——我命由天不由我啊!
    鸟儿对当下的生活,也不是不再爱了,而是一点点妥协,并且因为这种妥协一点点温柔、温情和温存。念此,赋诗一首:“柴米油盐酱醋茶,经常每样置于家。一年不见三回用,但爱云溪美酒花。”

    今日周五,天气清凉了不少。上午上课前,收到了李奥、何静怡两个学生写给我的信。谢谢她们对我的观察、思考和喜欢。上的复习课,学生做些诗文名著的题目。中午约了龙哥去潮哥家里吃饭。和潮哥的岳父喝点酒。潮哥的父亲是退休教师,将近80岁,精神矍铄,耳聪目明。潮哥的母亲也是古稀之年,笑着不停地给亲家、丈夫夹菜、舀汤,还能喝一杯米酒,之后还可以去打小麻将。
    回家睡觉。黄昏时分才起来,发现下了小雨了。有酒喝的人是幸运的人,酒后能酣睡的人,是幸福的人。沉睡之后能醒来的人,是知足的人。在家里吃晚饭。可可吃鱿鱼、花甲等。我吃煎鱼块。听可可一边吃饭,一边和她的小伙伴卢文静、段硕妍怼来怼去,思维转换灵活得很。
    大约三个月前,春风吹的时候,果济法师说:“走过了南北西东、千山万水还是没走出执念;看过了花开叶落、草长莺飞还是没看清因果;经历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还是没接受无常;虚度了春夏秋冬、寒来暑往还是没弄懂轮回;执念、因果、无常、轮回贯穿整个红尘一世,无论你信不信它都在,法尔如是。”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1年10月6日:绝句三首百鸟叫    
   2021年10月1日:日本的情书中华的酒    
   2021年9月29日:孤鸟闲飞云炫彩    
   2021年9月25日:三载梦圆月,秋水归晚舟    
   2021年9月2日:万般苦不敌一杯酒    
   2021年8月17日:通宵流调者,倏忽囤谷园    
   2021年8月4日:血白蛋白,蓝云溪云    
   2021年7月23日:道远思行敏,习侠女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