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1664  
评论: 
 
2021年4月21日 小雨 星期 三
朱引梅的打狗棍和萨冈的情书    作者/广场有鸟
    今天是我一周里课最多的一天。一节节上来,都算顺利。因为明天期中考试,主要是复习和试卷讲评。在第三单元测试卷中,有一篇阅读文章是《小偷、车夫和老头》,是萧红24岁逃婚到哈尔滨饥寒交迫时写的散文,主题是讴歌冷色调中人性的光芒。理解难度有点大,但因很有现实意义,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去给孩子们再阅读,引导他们深入思考。
    上午是九年级体育中考的时间。断断续续的雨里,400多女生和男生先后跑步,参加跳绳、坐位体前屈等几项测试。喇叭不时响起,是杜冲主任或者龙校的大嗓门。于是,讲课中途,不得不停下来。
    上午“忘年交”聂高潮老师来,在办公室里说说话。他讲全球聂氏宗亲活动,讲孙子的读书,讲退休后的生活。中午去食堂吃饭时,与他并肩而行,谈说:“人老了,退休了,第一是健康,不需要人照顾;第二是有点钱,不为日常用度发愁;三是有几个朋友,一起聊天喝酒,或者打牌旅游;四是洒脱,不为任何事、人发愁,包括子女。”
    记得读初中时背过的《增广贤文》里说:“山中也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一个老师能活到退休之年,是不容易的,也是幸运的。退休之后,还有所为、所乐,更是珍贵的,需要感恩命运和感恩自个儿的。通城县融媒体中心主任黎雄今日在朋友圈说:[“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司马光) 何为阴德?为善不要人知,行善不挂己怀。存善念,做善事,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日积月累,为积阴德。]
    19:50下晚自习,去玉秀桥上值班。突然下起大雨来。跑回学校后,去教室检查胡志伟、杜康、胡洋、汪维伟、刘文强等住宿生帮忙布置的考室。20:20,赶往银山文化艺术中心。在里面已经观演半个多小时的森同学出来,送给我一张票。持票进影剧院一楼,几乎座无虚席。寻15排27号,一个男子告诉我找空位坐就行。在15排右边第一个坐的吴林艳看见我,称我鸟叔。她身后一排有空位置,我过去坐下来。银山文化艺术中心在元旦基本落成,我这是第一次进影剧院来。正在进行的是湘鄂赣毗邻地区文旅产业联盟文艺晚会。晚会由通城县委县政府主办,由通城县、湖南省的浏阳市、平江县和江西省的修水县等文旅部门承办。晚会主题是红色经典共颂党恩。中途进来的我,观看了通城县选送的歌舞《元帅从这里起步》《十盏酒》《药姑山之恋》,修水县选送的《全丰花灯韵之唐知县游修城》,浏阳市选送的歌舞《浏阳河》。
    最感动我的是平江县选送的快板,讲的是革命遗孀朱引梅用打狗棒为革命保藏一斤多黄金的故事:1939年,朱引梅的丈夫、时任新四军参议兼中共湘鄂赣特委书记涂正坤被国民党杀害。朱引梅带着9个月大的孩子,背着一斤多黄金,那是丈夫生前交给她保管的党的经费。朱引梅为了躲避追捕,把黄金藏在打狗棍里,在深山里乞讨十年。直到1949年7月平江解放后,她才带着10岁的孩子走出大山,把黄金分毫不少地交给了党。
    全部节目都场面宏大、舞台华美,主题突出,乡土特色浓郁,整体感觉不错。特别的,《十盏酒》演出使用了升降舞台,很是震撼。21点多演出结束,出来时遇到了平安电工副总邓炳南、醉美文化传媒老板孔庆平等,招呼一下。还在下着小雨,打着伞同孔庆平一起走到银山广场。

    昨日在凤凰网看了《盘点猫奴作家:那些热爱猫咪的文人们啊…》,中写到了法国女作家萨冈:“漂亮出众,个性鲜明,行为有些离经叛道,她喜欢写作、赛马、赌博、飚车、酗酒,甚至还吸毒,却备受法国人钟爱。可以说,她的相貌和个性都十分像猫,自由,鲜明,特立独行。萨冈晚景凄凉,去世时还穿着三天没换的衣服——身边只有一只猫,令人唏嘘不已。”这样一个漂亮而放纵不羁爱自由的作家自然吸引了我,于是去搜了她的生平。
    这是一个和萧红一样才华横溢的女子,在18岁创作的小说《你好,忧愁》为她带来巨大的名利。她(69岁病逝)比萧红(31岁病逝)多活了一倍多日子,虽然因为吸毒、车祸等入狱,因为赌博等欠下巨债——致死都未能还清。在萧红的生命中,她有情哥三郎,有恩师鲁迅;在萨冈生命中,她也有偶像并为之写过情书的男人。萨冈的这个男人是大名鼎鼎的萨特。祝羽捷说,“年轻的萨冈一直喜欢萨特,可惜一直没有得到赏识,直到萨特双目失明,萨冈也步入中年,为了写下这封情书,朗诵录成磁带送给他。”
    萨冈在情书里为称呼解释说,[我称您“亲爱的先生”想到的是这个词在字典中的幼稚解释:“任何一位男士”。我不会叫您“亲爱的让一保尔·萨特”,这太像记者采访的口气;也不称您“亲爱的大师”,那是您最厌恶的称呼;也不会把您称作“亲爱的同仁”,那过于委屈您。”]
    萨冈敬爱萨特是因为,[今天,如果说,作为作家,仍然有很多人让我佩服,作为人,让我继续仰慕的唯有您一人。十五岁是聪明并且严肃的年龄,一个没有明确目标因而也毫不让步的年龄。您在我十五岁时所作的所有承诺,您都履行了。]
    萨冈还说到萨特拒绝诺贝尔文学奖,[您相信人们,相信事业,相信口号;您有时做错事,像所有人一样,但(这一点却与所有人相反)每一次您都承认。您固执地拒绝了给予您成就的一切荣誉桂冠和物质回报,在什么都短缺的情况下您却拒绝了人称无上光荣的诺贝尔奖。]
    最后,萨冈说,[这个世纪疯狂,没人性,腐败。您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愿上天保佑您。]愿上天保佑看鸟儿絮叨的你,她和他,还有无数远方人、陌生人——可以活得清醒、温柔和一尘不染。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思 怡"    时间:2021/4/22 10:25:25    
内容:老年友您还在
 
  来自:广场有鸟    时间:2021/4/22 10:36:51    
内容:2013年回归的,便一直在。谢谢您的挂念。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1年9月25日:三载梦圆月,秋水归晚舟    
   2021年9月2日:万般苦不敌一杯酒    
   2021年8月17日:通宵流调者,倏忽囤谷园    
   2021年8月4日:血白蛋白,蓝云溪云    
   2021年7月23日:道远思行敏,习侠女儿城    
   2021年7月19日:父亲突然来了县城    
   2021年6月30日:小升初招考和建党百年庆祝    
   2021年6月18日:柴米油盐酱醋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