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572  
评论: 
 
2021年3月3日 阴雨 星期 三
“老师一定看不懂我在写什么”    作者/广场有鸟
    6点,离起床铃响还有半个小时。隐约传来细微的声响,好像是早起的住宿生要下楼出去而在轻轻摇动不锈钢大门。可是钥匙在我荷包里呢!连忙起来,关了楼梯间宿舍的灯,带上门。开了手电筒,穿过还有点暗的4楼走廊,发现六间寝室都还关着暗着,并无一个孩子起来。下到2楼,发现门边也没站着人!原来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幻觉!
    再回去睡是没必要了,干脆开了打门下去。在办公室洗漱后,在电脑前坐下来,修改并重新打印好背书登记表。新学期的语文课本相比去年的课本,虽然还是部编版,但增了《谁是最可爱的人》)。
    等待起床铃声响起来,又等待早自习铃声响起来。去教室,安排学生读书。语文小组长纷纷来找我背《孙权劝学》。杜康把第9课《木兰诗》也背了,所有的难读字、多音字都背得准确。叫杜康领读。又叫毛宇涵领读,纠正她的一处错读。
    7:20下早自习。去餐厅陪餐。不久,可可来了。她吃炒粉和糖包子,我吃汤粉+炒粉,都光盘。
    连上两节语文课,完成《邓稼先》的教学任务。大课间飘起了细雨。去七年级办公室参加周主任组织的年级教师会。周主任先讲,约10分钟;我后讲,约3分钟。散会时,离第三节课铃响还有两分多钟。
    第三节课去九(2)班听新进教师卢兴国老师的汇报课。卢老师是从东门小学调来的,听人说在东门小学是兼职报账员。卢老师上的内容是常见的酸,用演示实验和列表教学法,教好地完成了教学任务。多年没教过化学的卢老师并没有业务丢,或者说根底深厚,重新捡起来很快。
    午餐时,陈晓华老师特意告诉我:在一个电视里看到一个人很像你,还准备拍下来发给你看。我笑着回答说,“可能真的是我吧!”“是《山海情》里的白老师,你俩的样子、气质很像!”“《山海情》是个很火的电视剧啊,不过我没看过。白老师也和我一样黑吗?”“是的,不过他姓白。”
    午餐后去南门小学找可可的班主任陈老师给可可请假。带可可去步行街上的杨成诊所看病。开学几天来,可可一直肚子不舒服。杨医生观察、询问后,说可能是肠胃有点问题,开了两瓶针。在守候可可输液的过程中,旁边一老年病患抱怨:“给个大人打针两次都打不上,那给小孩打针呢?”换来打针的护士年纪较开始打针的护士大点,轻言细语地解释说:“打针总有失误的时候。”病患说:“也不能连续失误两次吧。”交谈中,他的针打上了。
    一个多小时后,可可的针打好。她要求我给她买一杯奶茶。我说刚医生说了不能吃辣的吃酸的。她说奶茶不是辣的也不是酸的,而是甜的、香的和热的。
    到湘汉路的十字路口古茗奶茶店,可可选了一杯珍珠奶茶,中份的,8元。可可提了,坐摩托去学校。我说:“这个小店里,竟然有三个服务员。”可可说:“别看它小,生意很好呢,外卖的单子很多的。”可可还说出了古茗、答案、书亦烧仙草等奶茶店名,说古茗是其中最火的之一。我便告诉可可,“去年秋天检查学生日记时,在一个学生的日记本里,看到她写一个假日的下午吃遍了县城的奶茶店,然后一个个评价,给出星级。”可可很惊讶。我告诉她那个学生就是语文课代表(刘康颖)。
    晚上在家里吃饭。六样菜:香焖鸭架、煎腊鱼块、菜苔炒腊精肉、辣椒炸酸菜、小薄片油筋、蛋汤。三个人慢慢吃,除了酸菜分量实在多、油筋两样没能全部吃完,其它的都光了。
    舅佬特意开车从麦市给我送来了一大(可乐)瓶的自制药酒,色泽暗黄。晚餐时自然是迫不及待地尝了一两——味道纯、劲道足——好酒!
    晚餐时,本来想和家人说说两件事的,但最后还是没说出来,毕竟都是叫人难受的事儿,并且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少一个人知道,或者少一天知道,难受就轻些吧?一事是何主席在参加完昨天庭审后向局领导递交了交辞职报告;二事是南门小学分管师德师风建设的汤永辉书记给我看了一份网上投诉件和他的回复件,有关在他校代课的内侄女胡排以补习为借口调整学生座位。
    也许是累了,抑或是醉了,20点不到,在检查可可几道数学题目后,即上床睡觉,很快睡着。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1年4月3日:送父亲回囤谷园    
   2021年3月16日:潮落潮起,眼里波平如镜    
   2021年3月13日:子谦书院和达观山    
   2021年3月8日:永恒的女性,引领人的提升    
   2021年3月4日:“你真是白校长啊”    
   2021年3月3日:“老师一定看不懂我在写什么”    
   2021年3月2日:生活和文学都不是上帝的诗篇    
   2021年2月19日:我不该写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