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825  
评论: 
 
2020年6月4日 晴朗 星期 四
知否知否,肠断海棠花    作者/广场有鸟
    7点多,县一中高三年级主任肖智勇把高三复学方案电子稿在微信上发我。非常感谢。
    10点多,方金柳微信我:“潘校,还记得云溪学校里面的杨梅,李子树吗?今年结了特别多的果子。看到学校这些不由自主的特别想念您。”我说:“应该是硕果累累吧。你还在云溪幼儿园上班吗?”她回:“今天在学校开会。会议结束就在校园转转,脑子里每个角落都您的影子。”非常感谢。 
    16点多,县医院吴林艳把我父亲住院的病案打印好送给我。23页,装订成厚厚的一本,盖了红章,改了封页章,不要钱。非常感谢。
    关刀财政所副所长黎亮明一早在朋友圈里发了截《建军大业》的屏,台词:毛说枪都要了一并送给通城的罗老板,老八问那个罗老板是不是罗荣桓,毛说是。一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史诗巨作,经毛之口出现了“通城”二字,这自然不是信口之言。
    因这段时间正在整理通城820暴动的史料,上午便在馆里看电影《建军大业》。结合一些资料,大致确定罗荣桓是在1927年7月上中旬从武汉被派到通城,当时24岁;约一个月后,罗荣桓以党代表身份组织通城“820”秋暴,后带部队参加毛泽东组织的秋收起义。

    午饭后步行回家,在朗桥头看到绿肥红消的海棠树,树上结着米粒大的果子,有单粒的,有一双的,还有三颗的,都模样青涩。
    鸟儿以为写海棠最佳的诗句,除了苏轼的“只恐夜深花睡去”,非李清照的“绿肥红瘦”莫属。陈廷焯说:“宋妇人能文者不少,易安为冠,次则朱淑真,次则魏夫人也。”李清照有很多诗词选入中小学语文课本,自然最为鸟儿熟知。朱淑真因“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和欧阳修的版权之争也颇有印象,但这个魏夫人鸟儿倒是第一次听说呢。
    魏夫人叫魏玩,丈夫是北宋宰相曾布。魏玩因夫贵初封瀛国夫人,后封鲁国夫人,人称魏夫人。魏夫人和老公非常恩爱,日相唱和。曾布因屡遭蔡京排挤,被贬在外,夫妇离别的日子很多。魏玩有《系裙腰》来表现这种爱恨交加的相思之苦:“灯花耿耿漏迟迟。人别后,夜凉时。西风潇洒梦初回。谁念我,就单枕,皱双眉。锦屏绣幌与秋期。肠欲断,泪偷垂。月明还到小窗西。我恨你,我忆你,你怎知。”
    魏玩的词中有不少写到了海棠,其中以下面这首《卷珠帘》最脍炙人口:“记得来时春未暮,执手攀花,袖染花梢露。暗卜春心共花语,争寻双朵争先去。多情因甚相辜负,轻拆轻离,欲向谁分诉。泪湿海棠花枝处,东君空把奴分付。”
    朱淑真的情爱世界既没有魏玩的妻凭夫贵,也没有易安和赵明诚“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欢乐。相传朱淑真因父母作主嫁一文法小吏,心灵难以沟通。朱淑真抱怨:“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依。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以休生连理枝?”分居,离异,40多岁便抑郁而终。
    海棠花有“断肠花”之别称。朱淑真也有多首诗写到过海棠,更有以海棠为诗题:“胭脂为脸玉为肌,未趁春风二月期。曾比温泉妃子睡,不吟西蜀杜陵诗。桃羞艳冶愁回首,柳妒妖娆只皱眉。燕子欲归寒食近,黄昏庭院雨丝丝。”
    朱淑真生卒年不可考,约比李清照晚出生51年,与李清照齐名。她的诗作受到当时市民的点赞。其部分作品有香艳镜头:“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爱欲不休何顾时间!“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当众拥吻不怕人嫌!这些事儿,这些字儿,在如今看来,自然平常不过,但在那个时代,她却因之被斥为不贞。
    朱淑真死后,作品被父母焚毁。有后人将其流传的诗词辑成《断肠集》(诗)2卷和《断肠词》1卷,辗转流传,千年以降,仍断人肠。呜呼冤哉!何其幸哉!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20年8月2日:两双手的呼唤    
   2020年7月27日:魏晋夫妻风度    
   2020年7月21日:井泉甘露度众生    
   2020年7月15日:该在什么场合承认自己的渺小    
   2020年7月5日:愿你一生:神奇又可爱    
   2020年7月4日:参加可可的钉钉直播家长会    
   2020年6月26日:回囤谷园过节    
   2020年6月4日:知否知否,肠断海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