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240  
评论: 
 
2019年10月25日 小雨 星期 五
爱驱散风雨冷    作者/广场有鸟
    5点半起床。例行行为: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倒洗衣粉,开关并启动;卫生间;洗漱;强国学习,争取每天积分不低于20分,到今年底总积分才有可能达到1500的(最低)标准。
    6:05,打了伞出门。约十分钟到了学校。在校办找到“行政值日”的吊牌,挂在胸前,撑着伞在校门口站定,迎接学生们到来。
    早自习时间到了。我和一同值日的徐贻成督导员分了下工,他巡查新教学楼(八、九年级),我巡查老教学楼(七年级)。下自习后,我负责二楼餐厅的就餐秩序,徐督导负责一楼餐厅的就餐秩序。楼上楼下的秩序都很好。炒粉和豆浆的味道都还不错,我吃得有点多。
    一直在下雨。教学楼的食堂有一段风雨路,很多学生没有打伞,光着头奔来奔去,然而神情大多数是欢喜的,是热烈的。
    八年级杜冲主任和我谈起一个有先例的男生昨晚自习突然发病被老师紧急送往医院救治的情况,总之是父母在外不能管爷爷奶奶管不了,孩子情况好了些又自己来学校,不测和意外终究是防不胜防,让老师和管理者几乎天天胆战心惊。类似的困境我在云溪工作时也遇到过多例。“一是向上级汇报备案,二是和家长保持沟通渠道,三是赌火。在目前生态下,大约也只能这样子了。”
    待孩子们进教室后,待老师进教室后,我值日的脚步就可以停下来歇歇。这样,我把周周清试卷分几段改完了。

    胡芸老师因父亲昨晚突发疾病去世,她今天两个班的自习、课都由李建、周雄风、张杏等同事顶替。她两个班的语文周周清试卷,由余唯、魏一星两位老师帮忙批改。同事们自身的工作都很多,但接到通知后,无一抱怨半个字的。
    午餐后,我同学校聂元柱主席、潘世安主任,潘冰娥主任,还有七年级余维、魏一星、李垚、胡秋霞等几位同事一起去县殡仪馆吊唁胡老师的父亲。我和聂主席抬着花圈送上。胡老师双眼泛红,小声哭泣着,跪着陪吊。据介绍,胡父是县阀门厂的,勤劳一生,后因病退养,辞世尚未及花甲。
    胡老师抽噎着送我们出吊唁大厅。这些年来,见多了突然而逝,见多了悲痛欲绝,连“节哀顺变”也觉得无需要说了。厅外风雨凄冷,松柏哀默,而营营苟苟,亦络绎不绝。

    13点许,返校继续值日。
    14:10,打着伞立在校门口送学生们回家过双休。陈欢、杨依雯、胡文宇、洪文博等认识我的学生开心地朝我挥手说拜拜,我也开心地回应。
    路队基本走完后,有两个穿校服的女学生顶着雨要进学校里来。我问她们干什么,她们说找班主任杨柳老师,还举着一个雨水淋漓的身份证给我看。我问清情况后,把她们叫到综治办公室,在值日表上记下:“八(1)班何婧妮、饶川校外捡到身份证一张(吴细保),返校交学校。”我把记录、身份证拍了照,又把两个好学生拍了照,然后对她俩说身份证就放门卫室,我会把情况发朋友圈、发在本地群里,等失主来领,感谢她俩,请她俩放心回家。
    16点多,放学两个小时后的七年级教师办公室还有胡鑫、李建等老师在忙。七(6)班的汪琪等十来个学生被胡老师留下来背书,他是最后一个被放走的。应胡老师要求,他的母亲冒雨骑了摩托来接他。
    我去河对面的南门小学接可可。因为下雨没有列队放学,很多的伞,差不多模样儿的小孩,我没能看见可可和她的伙伴卢文静。后来在可可的放学路上,在她大姨的裁缝店里,看到了她俩,原来是被可可的母亲骑摩托接了。
    在家里吃晚饭。做了四样菜:煎腊鱼、炸煮熟的腊肉、辣椒炒干子、蛋汤,都用小碗装着。桌上一杯药酒,一碗米饭,一个人慢慢享受。
    洗过澡,沙发上看电影,歇息。19点半突然接到罗校电话,“请再去学校值会儿班。”立即换了衣服鞋子,骑摩托赶去学校。
    在校门口巡视。在校外巡查。提醒一些家长。教导一些学生。到男生寝室看看。
    20:40,结束值日,骑摩托回家。雨雾迷蒙路难行,一步步小心。回微信:“走读生安全离校。住宿生入住寝室。秩序良好,平安。八年级潘柳秀、九年级葛蕾老师和门卫杜师傅,皆尽职尽责。请放心。祝旅途愉快!”
    门外有雨,雨里有风,风里有诗,诗里有情,情里有爱。爱驱散风雨冷。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19年11月4日:学之以时,乐之以力    
   2019年10月28日:送你离开,窗台之外    
   2019年10月25日:爱驱散风雨冷    
   2019年10月1日:大庆之日的普通人仪式    
   2019年9月13日:一轮圆月江湖客,半盏沉酣梦不休    
   2019年9月12日:闻酒香,定清样    
   2019年7月2日:送可可去培训    
   2019年6月20日:国奇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