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66  
评论: 
 
2018年5月16日 晴朗 星期 三
同伴    作者/范小贱


    还好,到家了。
    把我的花们浇上水,真把它们给忘脑后去了。幸好就这几天啊,感觉好对不起它们,还这么顽强地生长着。
    赶紧把钱转给迪迪,她竟不收。
    哈哈,收了吧,再不收我该动摇了。

    破家值万贯,再破也是看着顺眼。擦了擦桌子,其余的明天再说了,怎么到哪我都是擦灰的命啊。明天还得继续搞卫生,也是愿意。

    一路上好奇怪,跟一个小女子出奇地有缘,这老天爷着实令人想不通啊。
    地面上刚找到位置把行李放下,一个小女子也找过来,问我是这里吗;我说是吧。这女子有点像《夏洛特烦恼》里的那个马红梅,口音是家乡的,听她口音立马就觉得看来我找对地方了。
    等半天,见一行队伍从电梯处上来,直接排成行站在入口处了。不久又一群人排着队过来接到了那个队伍后面,前面的已经在检票。
    正纳闷这些人怎么这么心齐,呼啦啦一起从一个地方来排队。见那边在检票不由起身跟过去,喊了声小女子让她也跟过来。
    忽听入口处有喇叭在广播,好像是要我们这班次去别的口。
    回身问那小女子:是说咱们吗?
    她也纳闷,我说你看着行李我去问问啊。
    问回来,跟她说咱们去后面那个口;我没有同路的意识,径自往前去找另一个入口,小女子跟在后面也不近前来。
    到了地方,居然前面排队的没几个人,看来都在正重新找过来。我推着行李推车,也没注意那女子跟没跟过来。
    排队的人越来越多,地方很小,人挨人地要挤了;前面喇叭又在宣传排成行。
    见那小女子在离我有段距离的队伍外,也不排进队伍里,冲她点点头:过来。
    她乖乖地尾随我身后排进来。
    检完票,我又把她给忘了。最后滞留的时候无所事事,斜眼看过去,发现我俩竟然在一排,我最左面,她最右面。
    这缘份,啊,老天爷。

    最后出口,坐大巴,车上还没几个人呢,找个前面位置坐了里面,留出外面位置省得来人还得挪动自己。
    闭眼睛歇着,感觉有人站旁边了,睁眼见是一穿白衣的,再抬头,哈哈,小女子不会是幽灵吧又飘到我眼前来。
    大巴一共五条线路吧,分别发往城市的不同地点。
    从早上见了她,问了我;不知打哪里来,汇到同一始发地,又坐了同一排,就中间经停没看到她,没想到了站各奔东西,居然鬼使神差又做到了同一个线路上的同一排椅子里。
    我抬头见她时,她脚停在我这排眼睛正四处瞧着显然是还没发现是我,待眼光回落过来时她也不由呀了一声。
    差点脱口而出:咱俩真有缘啊,还是把这话咽了回去,没想与人交流什么。
    她问我是出门旅行还是出差,我说走亲戚。没问她是去干嘛,不想涉及他人私事。
    问她到哪下车,她说西站。她说那边不是有客运站吗,我说是。
    其实心里是想看看能有啥帮到她的呢,只是不想聊,沉默一会儿,她说她想换条线路去别的地方了,我说你问问应该可以吧。
    哈哈,她下车了,缘分到此结束。

    就是感觉奇怪呀。估计我要是健谈的话这一路就能和她成为聊一路的朋友了,还能把她一直送到客运站吧;只是老天爷不会安排,我跟路人不陌生但也混不熟,只是如果她有需要,我是很愿意帮她一把的。
    总跟在我身后不做声的小女子,是她想有个伴吧,结伴更放心些;我却没意识到这一路是走出去了很远。


    可能沉默的人都是内心很满的人吧,我还没意识到一路上需要有伴才安全。
    有时我很嘴硬,不想对自己承认其实一路上一直是用你来做挡箭牌的;有你在心里时就忘了身旁还需要有个同伴。
    不自觉地,你成了我心里一直的同伴。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那些峦头堪舆的事》
 
   2018年5月21日:无题    
   2018年5月20日:哈哈    
   2018年5月20日:    
   2018年5月19日:夏日微醺    
   2018年5月18日:墨迹当如香    
   2018年5月17日:无题    
   2018年5月17日:前奏    
   2018年5月16日: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