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238  
评论: 
 
2018年2月3日 寒意 星期 六
赛里木湖之冬:蓝冰之约(一)    作者/遥远的阿拉套山
       2018.2.3    晴朗     -9℃—— -19℃
      早晨起的比前两天要早半个小时——九点钟醒来了,外面天色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灰暗,天已经亮了,黎明的号角也已经在东方的地平线上方吹响。即使这是一个有些阴云的日子,却并没有影响到朝霞,橙红色的霞光被地平线和天际的乌云挤压的只剩下些许的细长一段,从远方望去,更像是黎明微微睁开的眼睛。我在心里有生出几许不悦,因为今天要去赛里木湖感受冰雪节的魅力,如果是这样一个阴云笼罩的日子,多少总让人失望,当然更重要是没有阳光,也无法领略那个变色湖的神奇。我对老婆说:“也许,赛里木湖风景区的天气是晴朗的。”因为它距离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毕竟也有八十公里远,何况它在群山环抱中早已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小气候,也许是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吃过早饭,收拾好要带的东西:食品、热水瓶、照片机等就出门了,这时已经是半上午十一点光景了。先去了店铺,把女儿的滑雪板也带上,去那里肯定要滑雪滑冰的。我们一家三口和药店一家三口坐上联系好的车辆就驶上了去往那个湖泊的路。
      车辆行驶在无边无际的旷野,每次当我看见旷野,我总感觉到我们生活的地方如此狭小,可是人们却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争夺着。雪山在公路的南面,它在附近一两公里之外静默着,它将如此静默下去,在蓝天下在阳光下,没有人愿意亲近它,在四季的轮回中,它显得过于荒凉,虽然在雪山之下,也有成片原始的天山雪岭云杉森林,虽然洁白的雪线也在湛蓝有天穹之下勾勒出雪山美丽的轮廓,终究,它的风景太过于平淡了。与之相伴的就是山脚下的旷野,这些旷野,失去了夏日的绿色精魂,现在只有洁白的雪覆盖着堆积着,旷野如此开阔。我的视线足以延伸到更远的地方。太阳终于突破了云层的壁垒,一团模糊的有些瞌睡的昏黄一团,从雪山之上升起来了。冬天的太阳,从来完全显露它真正的模样,要么就是太于强烈,明晃晃的宛若一面明镜,让人不能直视;要么就是太过于死沉,使每一个观望者生出厌倦。现在悬挂在天空中的太阳就是没精打采的模样。阳光渐渐消融了氤氲在天地间的朦胧白气,群山也渐渐清晰了。成片成行的刺锦鸡儿从我的眼前一晃而过,这开着金黄色蝶形花朵的灌木,此刻,只剩下一团灰黑色。所有的色彩都消失了,只剩下灰色或黑色与雪地呼应着,世界如此简单又如此深沉。牧人遗弃的老土屋,也变成了灰色的,冰冷的挺立在旷野。
      拐了一个弯,公路两边就出现了一些低矮荒凉的山坡,这是进入深山的前奏。偶尔会有牧人居住在公路边,也会有一片树林,打破这白色的荒凉世界,带给过往行人一点生机。夏日里,这些被积雪覆盖的旷野,应该是有另一番模样,各种野花竞相开放,呼唤着远古的寂静。我向我们来时的方向回望着,阿拉套山和别珍套山,已经十分模糊了,在苍茫的白色中若隐若现,这倒使它显出一种我平日里不曾感受到的神秘。当一个人,站在更高的地方,向自己生活的低矮大地望去时,总会产生一种陌生而又激动的感觉,突然之间,我们生活的大地佛离我们而去了,我们仿佛再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家园和栖息之地了。雪山渐行渐远,虽然有新的雪山在公路两边不断出现。公路的高处,河谷在低处,早已干涸的河谷,即使在夏日是也少有人拜访。
      当第一棵天山雪岭云杉高耸在雪山之巅时,我们已经行走了很远的路程.这倔强的树木,当它还幼小时,人们把它移栽到人类的城市里,却怎么也生长不好,或者是死去了,或者是病殃殃的样子,总感觉缺少了一些什么东西。树也有一种精神和灵气在里面吧,只有这些少有人问津的群山才能让它们充满精气神,焕发生命的活力。越来越多的天山雪岭云杉进入我的视野,直至它们组成一片茂密的蔚为壮观的森林,让观者为之惊叹。陡峭险峻的山峰成了它们快乐的家园,不知是积雪映衬的结果,还是黑夜还未完全从森林里离去,这些原始森林漆黑一团,连仅存的一点墨绿色也消失殆尽。公路顺着山势蜿蜒盘旋,当行驶到高处时,回头看去,只看见优美连续的“S”形从山下向山上爬来。太阳愈升愈高,只有更高的山峰才能阻挡它行进的步伐了,更多的阳光从缓和的山坡间照射过来。有时,盘山公路离森林如此之近,我清楚的看见它们盘曲错节的老树根紧紧的抓住山坡,密密麻麻的针叶有序的从低处向蓝天生长着,森林之下是洁白的雪地。不知是否有寒风拂过这幽静山谷的原始森林,不知是否有令人百听不厌的松涛之音在群山上空回响。经过秀布托达坂时,我知道,我们离那个湖泊更近了。我还从未在冬天前去拜访这个湖泊,不知在漫长寒冷的冬季,它以怎样的模样呈现在世人面前。我想象着它最纯粹最纯净的蓝色。
     我们安静地看着,当前面的公路更加开阔时,终于在群山环抱中出现一片低洼之地,那就是赛里木湖。透过车窗玻璃,透过遮挡的雪山,我看见一片无际的白色在低洼处。湖,并没有呈现它应有的模样,湖,并没有呈现出让第一眼看见它就为之神往的模样。只是一片白色,这就是冬天我看见它的第一印象。要不是以前来过,要不是四周巍峨的群山,我真怀疑是否有一个巨大的湖泊躺在这片大地上。如果是第一次来赛里木湖,又不知道它在哪里,肯定不会想到这一望无际的白色低洼之地就是这个著名的湖泊。
   从北大门进入,这个湖泊在东面、南面也有入口。我们本地人大多数是从北大门进入。车辆行驶在湖畔边的环湖公路上,目之所及,除了白色还是白色,世界在这无际的白色中如此虚空又如此充实。湖,不论在什么季节,始终保持着它与生俱来的寂静,没有人能打破,无论怎样多的人发出怎样的喧嚣,也不能破坏它的寂静,除非人们的破坏让它从大地上永远的消失。冬天的湖,多了几分沉寂,少了几分喧哗;多了几分朴素,少了几分华丽。公路离湖岸还有一两百米的距离,在公路和湖泊之间,是草地。我只能透过积雪覆盖的草地,努力的向湖中望去,我并没有看见除白色之外的其他颜色。
   如此许多晶莹闪耀的“珍珠”洒满这白色的大地。我的双眼已经被它们闪烁的光芒晃的有些眩晕了。雪落在干枯的草地上,不断的堆积着,每一场雪都不断为这片土地增添冬的力量。雪,终于完全把草地湮没覆盖了。每一粒雪花,被寒冷冰冻了,现在,冬的暖阳又来催生它最深情的天空之梦。阳光只需轻轻地照射就让它们全部复活过来,每一粒雪花都发出光彩夺目的光。没有一个地方是空白的,所有的雪地都被这珍珠样的雪粒占满了,不论从哪个角度望去,你的眼前都是一片奇光异彩,都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天堂般的美好世界。无论是近处的草地,还是稍远处的湖泊,都是如此这般梦幻迷离。这片土地终究还是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这个湖泊。我们仅仅只是顺着湖泊北面的公路行驶,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看见东大门,也没有看到冰雪节举办的地方,更没有看到什么行人。偶尔会有一两个人在积雪覆盖的结冰的湖上,不知在做什么,也有一辆四驱车在冰雪的湖上行驶。这使我们非常怀疑是不是今天没有多少人呢。湖畔的草地上修建的木栈道、木亭、木廊、木栅栏打破这白色的冰雪世界,带给我们一点土黄色的古朴气息。我们继续朝东面行驶。
   远远的看见东面的雪地上,有两个巨大的彩色热气球,飘在湛蓝的天空中。也隐约看见黑压压的一片把原本洁白的雪地占满了。公路边停了很多车,车辆排起了长龙般的队伍,外来车辆不准再往前行驶,要乘坐景区的旅游专车到达冰雪节举办之地。这里离目的地还有三五公里的路程。所有的人都下了车,大人带着孩子,拿着各自的物口,很多的大人带了滑雪板来了。阳光如此多情,这是一个晴朗难得的好天气,虽然我们身处海拔二千多米的高原,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的寒冷。一切都如此的完美,让人不由自主的怦然心动。好不容易乘坐了景区专列车,到达了赛里木湖的最东端。快到地方时,我才明白,刚才在远处看见的黑压压的一片,原来全部都是前来游玩的游人。到达冰雪节举办地,在车上就看见人山人海。下了车,简直把我吓坏了,到处都是人,不论什么地方,都游人如织。人头攒头,摩肩接踵。我真怀疑,这如此许多的人,就好像魔法师变魔术一般变出来的,又仿佛是从天而降的。想想刚才在环湖公路上行驶,如此安静的世界,如此鲜明的对比,怎么能不令人起疑心呢。今天至少有两三万人吧。
   进入景区,我们驻立在雪地上,不知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观赏游玩。只看见来来往往的游人,从这个景点去往另一个景点。入口处,依然是一派繁忙景区,进出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阵形。更不用说,公路上各种车辆停了好几公里远。 我们就近的从冰迷宫开始。随后观赏了用冰块做所的十二生肖冰雕。然后,就漫无目的漫步在雪地上,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就这样边走边看,雕塑或用雪塑造,或用冰雕刻。洁白的雪,晶莹的冰,经过人类的雕琢,使这个白色的季节和世界不再单调沉闷。冰的宝塔,冰的天坛,冰的古典城门,高高的矗立在雪地上。我们相约在这个冰雪之季,感受冰雪之韵。正如冰雪节的主题“冰雪风情,蓝冰之约”。这些冰的雕塑,从稍远的地方望去,呈现蓝绿色或是天蓝色,但当你走近前去,想要仔细欣赏捉摸它如此魅惑人心的色彩,思量着解开它的色彩之迷时,却发现它根本没有任何色彩,而是晶莹透明的。在阳光下,这些冰雕反射出强烈的耀眼的光芒。有许多破碎的或是切割下来无用的冰块,被随意的丢弃在雪地的一个角落,也闪着翡翠般的绿色光泽。
   她们漫无目的走着,我则自己拿着数码相机向西边的冰湖走去。由于人太多,不一会便走散了。赛里木湖冬天的模样,值得仔细描绘一番。不知多少人已经欣赏过它的冰颜。人们在冰面上游戏玩耍,或滑冰,或赏冰。一个结冰的湖,终于要演绎一段属于它的冬之传奇。即使已经有不知多少人来过,湖面依然如此透明如初,光洁如初,平滑如初。湖面,闪耀着如大理石般的光泽, 这结冰的湖,如此迷人,人们静静地,或是站着,或是蹲着,或是趴着,仔细的打量着它。大理石的所有光泽和纹理,在这个结冰的湖中都能找到,不知是大自然自己模仿了自己,还是大自然自己又创造了自己。我静立地湖面上,看着这些神圣的冰。冰面呈多种颜色,或是青色,或是深蓝色,或是翡翠绿,或是青灰色,或是灰白色,或是暗绿色,或是墨黑色。每一种色彩都传承着表现着最神秘的大自然。我用双手抚摸着冰面,就像我抚摸着赛里木湖的面庞。冰面之下,并不是单一的,而早充满变化的。有许多水泡被冰冻在了冰面之下,形成了令人称奇的“冰泡”。冰泡呈洁白色,透过透明的冰面可以看见这些圆形或近乎圆形的冰泡。可以想象,当最为寒冷的冬天,在某一天夜里突然降临这个湖泊,那些原本还在呼吸着的水,喷吐着自己的水泡,它们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在水面释放这水泡,就被寒冷半路拦截并冰封在了冰层之中。也有一些细小的游丝状的水泡,在冰面形成更多细小的气孔状的冰泡。寒冷继续在冰面施加压力,于是,原本完整的冰面,在某一处又断裂开来,又形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冰之裂缝。这些裂缝,并不是在冰层的表面才形成的,通过冰面之下一个又一个近乎剖面图一样的断裂面,可以肯定这些冰缝是在更深的冰下就已经形成了。
   有时,我朝些冰面之下的断裂面凝视着,感觉仿佛一座座冰山在冰层之下,它们起伏多变的形状,不就如大地上的群山那样褶皱多变吗?经常有几条冰缝从不同的方向不同的地方向一个点或一个区域集中,形成庞大的辐射状,又如冰面的花纹,令人啧啧赞叹。人们在冰上小心的走着或是滑着,有些五六十岁的妇女,从我身边滑过时,差点摔倒,幸好她们拉了我的衣服才避免一场事故。随后笑嘻嘻的对我说:“我们也寻找一下童年的感觉。”
   我向西边更远处走去,经过一条雪的沟垄,我看见了更为辽阔的湖面,依旧是白雪茫茫的一片。南面的科古琴山,在阳光下更加静谧,阴坡的森林更加黝黑了,洁白的雪山闪耀着天山最神圣的光芒。更为遥远的西面和北面,也是群山莽莽,因为距离较远,它们迷蒙在一片蓝白色的苍茫中,宛若海市蜃楼若隐若现。没有湛蓝的湖水,没有高贵的白天鹅,这个湖泊在雪的世界中睡去了。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生命的痕迹》
 
   2018年2月24日:远方的灯光    
   2018年2月3日:赛里木湖之冬:蓝冰之约(二)    
   2018年2月3日:赛里木湖之冬:蓝冰之约(一)    
   2017年12月14日:玉树琼花,银装素裹    
   2017年11月27日:可以编辑上传照片了    
   2013年4月2日:旷野的雪和雨    
   2017年11月12日:初冬印象:小雪.寂静    
   2017年11月7日:一个没有下雪的立冬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