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702  
评论: 
 
2017年9月23日 阴天 星期 六
秋色今天平分,云水独享安宁    作者/广场有鸟
    早上看了皮老师在空间里写的《浅谈!权力的游戏!第七季 》,也生了看一看的念头。可惜第7季要收费,只好从第1集《凛冬将至》看起。
    阴暗的画风,听不懂的英文对话(有中文字幕),长长的容易混淆的姓名,都让我的观看显得很吃力,又加上总支两领导以及某位亲戚的来电,让我的观看被无端切割多次。坚持看完了,但整个云里雾里黑暗里。
    独喜欢剧中一个情景:“假小子”艾莉亚(临冬城公爵艾德和凯特琳夫人的次女)骑着马前往君临城,穿过河间地时遇到了几位士兵在烤猎物吃,艾莉亚被他们留了下来,一起吃烤兔,一起喝黑莓酒。
    很喜欢这个情景里响起来的歌声:“……和女人的吻相比算什么?黄金再贵重,却永远是冰冷的,而女人的手却是温暖的……”

    早饭时,母亲说她今天中午去湾子里做客,安排我在家里做中饭。我爽快答应。父亲为此嘀咕几次:“让大广去做客啥。”母亲充耳不闻。我也不做声。
    9点多,洗完衣服,去菜园里寻了辣椒、紫背菜和茄子。洗了,择了,放在篮子里。
    11点前,请父亲煮饭。11点后,看完《权力的游戏》第1集,下楼做菜。油煎鱼块,加入新鲜的红辣椒和姜煮,起锅前放进一些韭菜。在肉汤里加进丝瓜片,打个鸡蛋。热辣椒炒肉。热为父亲特供的炒肉。爆炒紫背菜。
    紫背菜由我和父亲一起吃完了。炒肉被父亲吃完了。煎鱼块由麦子和我吃完了。丝瓜蛋花汤三个人都喜欢,但特意没有吃完。
    麦子吃过饭后,盛了一碗米饭,用剩汤浇了,然后把桌子上的鱼刺鱼骨头用筷子抹进碗里,送去给小白和可乐吃。

    洗好收拾好后,我陪着父亲在一楼坐坐。他看电视,我看手机。
    13点多,我上楼休息。睡前看《读者》(2017.18)杂志两篇文章。第一篇是卷首语《勿施》(作者陈四益),讲两个古代名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尬事:向(文宣)嗜酒,每饮必醉,无酒不欢,然性恶鱼;习(子舆)嗜鱼,无鱼则粒米难进,然性恶酒。两人久未谋面终有一见,向宴习以美酒佳肴,独无鱼,习回请向以鲜鱼满桌,独无酒,自是,向、习二人无往还焉。
嘿嘿,鸟儿可是又喜欢酒又喜欢鱼的。
    第二篇是贾平凹的散文《怀念金铮》(1997年)。老贾的文章素来是我喜欢看的,这篇的开头更是吸引了我:“金铮有个习惯,常常会半夜三更给你打电话,这曾经令我很恼火,我在电话里说他:你又在喝酒了?但金铮去世后,我总觉得他没有死,说不定哪个半夜就会打来电话的。然而,我们再也收不到这样的电话了,甚至生活中也难见到那么可爱的喝酒,那样让你又恨又爱的朋友了。”
    老贾劝金铮不要喝酒。金铮不听,就要不喝酒的老贾写一副对联给他:“但得酒中趣,勿与醒者传。”老贾没有给他写,“因为后来我觉得我是醒者,醒着却卑微,窝囊,我有病不能得酒中趣,写那对联就更无趣。”
    老贾有一本书(鸟儿猜应该是《废都》)遭到了诽谤。金铮非常气愤,不但时不时打电话询问老贾的近况,还在北京接老贾吃饭,请名人相陪。“席间,他澄清了许多是非,又大讲他的文学观,说:你接着写吧,作品的价值要经过时空检验的,不是某一个人两个人说了算的。你想写什么就在我们刊物上发吧。我感谢他的好意,但我没有写什么,我只写过一个条子给他:默雷止谤,转毁为缘。”
    “默雷止谤,转毁为缘”这八个字于我似乎是第一次遇见,百度后,发现是老贾的原创,最初出现在《我的老师》一文里,前后翻了过来:“(我)为了自己的身家平安和一点事业,时时小心,事事怯场,挑了鸡蛋挑子过闹市,不敢挤人,惟恐人挤,应忍的忍了,不应忍的也忍了,最多只写‘转毁为缘,默雷止谤’自慰,结果失了许多志气,误了许多正事。(三岁半)孙涵泊却无所畏惧,竟敢指挥国歌,他真该做我的老师。”
    《我的老师》这篇散文我是看过了的,二十几年前就看过吧。那个时候,我经历世事尚少,对这八个字所包含的人生道理自然缺乏共鸣,也就几乎没有什么印象留下来了。

    晚饭多了几个人吃:母亲、妻子、可可,还有小欣奕。母亲说有一个人吃光饭(欣奕),有两个人只吃菜喝汤(可可和她妈妈)。母亲说麦子一大碗排骨(汤)都吃了。母亲说酒坛里没有什么酒了,滗不出来,只能用杯子在坛里滤。她果然给我在坛里滤出了半两来。父亲和母亲为酒坛里可以倒多少斤酒发生了小争论,难得地愉快。
    一人在三惜斋里,静听《相思赋予谁》《半壶纱》《红尘情歌》等歌。
    念起:“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过》
 
   2018年10月6日:友来自觉醉流霞    
   2018年10月1日:游九女墩和东湖绿道    
   2018年9月28日:莫道培训太艰深,莫言愿景似沙沉    
   2018年9月24日:中秋访悠悠书吧    
   2018年8月22日:给精准扶贫大数据复核小组作向导    
   2018年8月5日:第二次去重庆    
   2018年7月2日:父子    
   2018年6月6日:熏一哈,不要太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