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1148  
评论: 
 
2016年11月3日 晴朗 星期 四
一路向西,走进雪域天堂(二)    作者/遥远的阿拉套山
                     3、走进雪域天堂
    我们劳动的地方东、南、西三面环山,雪山的雪有多厚,今天我才真正体会感受到。越向山沟里走,雪越厚,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都会深陷雪中,双脚拨出雪地又迈开新一步。就这样我们在雪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行走。在雪地里行走,也是很吃力费劲的事。我用双眼和感觉寻找浅的雪地,结果踩到哪里都是半人深的雪,雪太厚,踩到哪里都是没入大腿深的积雪。从我们下车的地方到我们劳动的地方,短短一百米距离,我也走了五分钟,挖掘机挖凿埋铁桩的深坑是从东边开始的,任务是从东边向西边分配的。我们在雪地上休息吃了一点东西,欣赏了一会山里的风景,并拍照留念,有人顺着山坡向山顶方向走去,行走的还是那么吃力,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块巨石,同事走到那里站立在石头上做出展翅欲飞的姿势,他最后从山坡上滚到山下来,休息好了便开始劳动。每一个要挖坑的地方都摆放了一块石头做标记。一铁锹挖下去,才感受到雪是如此坚实,雪地的表面冻硬了,雪在这里不再是温柔的,而是坚强的。
    太阳轻轻悄悄地挪移到了南面的天空中,它只在山坡上方不远的空中挂着,在雪山上,太阳像一面会发光的明镜,反射出无数刺眼的光。有一片浮云从山的南面升起,不一会又消失在山坡后面,像农家的炊烟,那是变幻莫测的云,它来无踪去无影。不一会,又有一股白烟似的云雾升起在山坡上,片刻又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景象就跟我们在纪录片里经常欣赏到了雪山风景一样。那云雾好似天空和雪山这两位大魔术师共同表演的魔术,让欣赏的人叹为观止,如痴如醉。
    时间已经是中午三点了,我们上山下车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中午一点了。山里的时间过的好像很慢,我们直接面对无人触碰来自远古的蓝天、太阳和雪山,心灵的尘埃荡涤干净。抬头迎着雪山向山顶上的太阳望去,那是一面纯洁干净的明镜。雪地在阳光下也反射着晶莹眩目的白光,似乎我们的心灵也被这白光照的无比光亮,那是从未有过的光明,它唤醒了我们沉睡的心灵。阵阵山风吹过,寒冷侵袭着我们的身体。我向北方望去,阿拉套山巍峨高耸,那里应该有四千米以上的高度,群峰起伏险峻,西边也是高山,我终于在这里看到了阿拉套山起始之处,阿拉套山在西北与空郭罗鄂博山相汇,天边不再遥远,它被群山拉近了与人们的距离。今天的劳动更重要的是在于参与和体验,却让我无意间来到了遥远的天边,给了我一个走向天边的机会,给了我一个亲临遥远的山之尽头的机会。我的心灵异常的安静,安静的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虽然不远处几十米开外的地方挖掘机正发出“隆隆”的响声;我的身体异常的孤独而又平静,孤独的似乎肉体早已离我而去,虽然周围有如此许多的人。我的身体和心灵是被这遥远天边的雪山净土彻底征服了。我们干活的地方,西边是缓和的小山坡,东边也是小山坡。我看见一只雄鹰在天空中在群山上飞翔,它向我们这个方向飞来,最后它飞落在西边的山谷里,它的黑色身体化为小黑点最终也消失在莽莽雪山中。这是雪山的精灵,这是雪域高原力量和生命的象征。我不知道,童年,我在旷野所看见的雄鹰是否就是从这天之尽头飞出的呢?但它们都是同样如此充满野性充满力量又如此高傲,它们高高飞翔的蓝天之下雪山之上,它们是有足够的资本傲视人类和其他飞禽。我向远方的雪山眺望,我在心里问着:阿拉套山,这是你吗,是我童年时期朝思暮想的山吗?是我为之向往眷恋的山吗?
     我用铁锹吃力的挖着积雪,挖了很久,终于挖到底了,露出红褐色的石头。雪坑有一米二到一米三深吧。刚才,其他单位还有人挖了一个雪坑,人跳到雪坑里身体里整个身体都埋没在坑中看不见了,只剩下脑袋在雪上上,那雪也有一米五、六深吧。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深的积雪。太阳现在升到了正南方。我把雪坑挖好,便在一旁休息。我迈过深深的积雪来到十几米远的地方,那里雪有薄一些,雪也少一些。有大石头屹立在旷野,挖掘机还在挖凿着,只听见“咣铛咣铛”钻头凿打石头的声音,人们和我一样在石头上休息。旷野只剩下风声和“咣铛”声。我坐在一块灰褐色的大平石头上,任山风吹拂我的脸庞。地上是被风化的石头碎屑。在大石头上也长满了蕨类地衣等生物,黄色的地方石头装点的很是美丽动人。在碎石间也生长有植物,那是一种像海绵状的苔藓,我抓了一些在手上,它们立刻又紧密的融化在了一块。在这里,只有阳光、风霜雨雪才能读懂石头的孤独。天地为伴,也许它们不曾寂寞。
     我向东北方向望去,那是我们来的方向,一条大峡谷伸向远方,阿拉套山又被一层淡蓝色迷蒙了,这一切如梦如幻。雪山依旧,在我还是孩童时,我站在旷野向西北方向天边的尽头遥望时,雪山便是如此了,当我向着西北方天之尽尖遥望幻想那里是否有神仙时,当我憧憬头满山是否充满传奇时,雪山便已如此永恒了。如今,我终于走过了它永恒的原始的天堂般美好的仙境,心灵的思念油然而生。这是我心灵的归宿和向往,阿拉套山在这里在这个西北角落,虽然只有终年的积雪,但它却从来不曾衰老,永远充满生命的力量,永远拥有一个智者的思想和智慧,这是一种原始的宁静向上的精神。
     我或是站立在旷野,任寒风呼啸;或是坐在石头上,任阳光轻抚我的脸。太阳轻轻悄悄地已经向西南方向挪移了很远的距离,时间也已经快下午五点了,山上的夜晚来的会更早,天气也会更加寒冷,我们所有人都收拾工具准备回去了。车辆太少,大家把推土机当交通工具,推土机前后左右都挤满了人。我走在路上,乘坐了一辆皮卡车下山了。太阳这时已经快要落到西南方的小山坡下了,它离山顶不过只有一个太阳的距离。太阳这时的光芒更加尖锐,让人不能直视。小山坡的阴面也变成了深深的灰蓝色,那是一种寒气逼人的颜色。到了山下的一个地方,又要换乘大卡车,还有很多人走路下山,浩浩荡荡的人群行走在“之”字形曲折的山路上,倒有几分当年红军过雪山的气势和感觉,太阳这时已经开始落山,它的半个身子已经被山峰挡住,天气也随着太阳的西沉而寒冷了。我坐在皮卡车的车斗上,看见一阵寒风吹过附近的小山坡,白色的积雪变成了白色的雪沫被寒风卷起,像变幻多端的白色妖魔肆虐在山中,那是山里经常发生的景象——风吹雪 。
     我们到了一个地方下了车,那里停着来时的两辆大卡车,我们是要换乘这两辆大卡车下山。车斗很高,我们爬上车斗,在里面等待着出发。旁边的一个小山坡上有很多巨大的石头散落在山坡上,那些石头或平坦或尖棱的躺在那里不知有几千或几万年了,如今,我从远方走进了这里,闯进了雪山的梦中,闯进了石头的梦中,不知我们是否惊醒了它们千万年沉睡的美梦,也许,我们是它们古老梦境中的匆匆过客,但在我恍惚的儿时的梦里,是有这样壮观雄伟的雪山,是有这样屹立于天地间并且顽固不化的巨石。不知我是走进了曾经的梦境还是梦境如今变成了现实。我凝视着那些灰褐色的巨石,这雪域高原仿佛母亲的怀抱,等待着我的归来。
                        4、寻找心灵之路
     等了很久,大卡车也没有开动,我们有四五个人便下车自己往山下走去。我们是要走路下山的。下山并不累,当我走在山间的碎石路上,心灵身体都无比轻松自由,我像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行走在山间。有时,也会小跑一段距离,山路有些坡度,顺着下坡奔跑,我有时居然还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双脚长了翅膀越跑越快,越跑越有力量,真是奇怪呢。山路的西边是缓和的山坡,东边是大峡谷,其实是巨大的河谷,河谷落差也有几百米呢。路的西边清扫的积雪堆了很厚,有一米多深呢。雪像一堵坚硬厚实的白墙挡在山路和山坡之间,他们几个人跳跃着扑倒在那白墙似的雪地上,我也如此做了,雪地上并没有留下任何凹陷的小坑或塌陷,雪完好无损的躺在地那里,这是经山风和寒冷的考验而变得无比坚强的雪。我们顺着蜿蜒曲折的山路继续向山下走去。走到半路,也走了有两公里吧,大卡车满载着其他人下山了,它卷起灰色的尘土追上了我们几个人,又把我们甩的远远的。大卡车拐了一个弯被山坡挡住看不见了。
     我很高兴今天有机会有双脚亲自行走在我梦想并遥望的天边的远方的路上,虽然走的距离长了多少还有些劳累。我们走过一个山坡草地上,是走了岔路。来到路边,又被厚厚的积雪挡住了,那里原可能是山沟,现在沟里覆盖了厚厚的积雪,雪沟有宽有窄,宽的地方有三、四米,窄的地方一米多。我以为那雪是坚硬的足够承受住我的身体重量,便试探着迈了一步踩在上面,谁知却突然陷入了深深的雪里,还好只是一只腿,我立刻起身又寻找窄的地方跳了过去,再次走在碎石路上。我想,刚才那里的积雪也许有一米五深呢。我边走边用手机拍照,他们渐渐把我落下了,我是想把这原始亘古寂静的世界永远的记住呢。每次走进山里都要处理其他事情,我与山的距离是如此的近又如此的远,近的是空间的距离,不过几十公里路程,驱车一两个小时便能到达;远的是心灵的距离,因为我对它总还是如此陌生。进山出山,上山下山,我每次都是如此匆忙,我只是山间走过的匆匆过客,而不是它的居民。
    走了有四公里左右,皮卡车也从我们走过的路上追了上来,也走在下山的路上,我们又乘坐皮卡车下山了。东边山沟过去有一座巨大的荒山,它的颜色呈现黄白色,积年累月的风雨吹过它淋过它,它的山体上便留下雨水冲刷的痕迹,那颜色深一些的地方,成一条条直线状的纹理便是风雨来过的最好的证明。这是一座干净的山,它的颜色是温柔纯洁的,虽然它是荒凉的,但却用黄白色带给人一丝暖意。山谷顺着山势由南向北延伸,也由南向北形成由高向到低的落差。卡车向西拐了一个弯,我便看签名簿辽阔平坦的旷野,客车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正等待着我们呢。其实,刚才我们步行已经走了大半和路程,再走两公里也就下山了。从皮卡车上来下,坐在客车上,我们便走上了回家的路。我们顺着原路返回,早晨来的时候,我是坐在客车南面一排的座位,我是向南遥望着别珍套山的,现在回去,我是想看看阿拉套山我以前不曾见过的地方是什么模样。
    不一会,我们便经过卡昝边防哨所,太阳在这里还能看见,它已经快要落山了。我回头透过车窗下班望着西南角落鲜红的太阳。阳光照在旷野的草地上,那些干枯的野草现在如此轻柔,像一张巨大的淡黄色的地毯,从路边铺到山脚下,从西向东铺开去。没多久,太阳便落入山后,只有一些粉红色的余晖还照在高高的雪山上,雪山静默着,它任由夕阳自由的装扮自己,这时,我才发现,险峰巍峨挺拔高耸的雪山也是一位害羞的女子。路上,经过一些标牌,标有什么“扎勒木特达坂”等字样,那是向人们指明山口或山岭的名称。一路上,我看见的草地都是黄色的,或金黄色,或淡黄色,或黄白色,或土黄色,它在夕阳中变幻着自己的魅影。牧人骑着马赶着羊群从草地走过,几只乌鸦飞过草地。大地在这里如此安静,旷野不再是荒凉的,它被初冬草地的黄色装扮着,它尽情向人们展示着原始的野性的美。天色渐渐黑了,阿拉套山也模糊成了片深蓝色,今天是个难忘的日子,也许,我的生命中仅此一次走过西北角走向遥远的天边的经历和机会,我不曾忘记那里孤独的千年雪山,那是属于心灵的地方,精神和思想多么渴望停留在那里成长并最终成熟,心灵也只有在孤独、寂静的远方才能找到归宿。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莲的衣裳    时间:2017/2/18 23:11:33    
内容:美丽的阿拉套山,美丽的雪原,在你的笔下展现在我眼前,谢谢!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生命的痕迹》
 
   2018年1月7日:寒冬——遥望雪山明月    
   2017年12月14日:玉树琼花,银装素裹    
   2017年11月27日:可以编辑上传照片了    
   2013年4月2日:旷野的雪和雨    
   2017年11月12日:初冬印象:小雪.寂静    
   2017年11月7日:一个没有下雪的立冬日子    
   2013年1月16日:走在冬天梦的阳光下    
   2017年11月5日:苇岸《大地上的事情》:海子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