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阅读:1487  
评论: 
 
2016年11月3日 晴朗 星期 四
一路向西,走进雪域天堂(一)    作者/遥远的阿拉套山
                           1、 西域荒凉旷野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晴空万里,但今天县直单位所有健康的45周岁以下的男同志都要去扎乡的边境,参加边境线上的拉铁丝网体验活动。早晨九点半我就出门去单位,单位去了四个男职工,我们几个人到县文化中心门口集合,所有参加活动的人都在那里集合。八辆大客车,五辆大卡车,上百号人在那里排队等着出发。我们单位被安排在3号客车。十点十五分客车出发,由于今天是去遥远的山上,天气的寒冷也可想而知,所以我穿的很厚。
    客车驶出县城,拐了一个弯,载着我们一路向西驶去。太阳暖暖的照着大地,阳光下的大地无比安静,公路是修好的柏油路,我记得四年前的夏天,我曾经出差去往西边,走过这条路,那时还是碎石路。公路两边的杨树林叶子已经凋零,树下积了厚厚的一层树叶。驶过村庄,旷野就在眼前了。金色的阳光,像湖水洒满旷野,无边无际的旷野向远方延伸。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公路,路的南北两边都是孤独荒凉的旷野。旷野,向北方延伸直至阿拉套山脚下,向南方延伸直到别珍套山脚下。远远的望见洁白的积雪在这两座大山上安静地躺着。雪山,在阳光下散发出洁白寒冷的光。
    走在旷野,心灵的宁静油然而生,虽然车里其他人在说笑,我却感到这点声音很快被旷野的宁静淹没了。我坐在靠窗户的位置,透过车窗玻璃静静地注视着外面一晃而过的旷野。旷野的风景是单调的,除了灰褐色,便很少有其他色彩了。偶尔会有一条河流在野外流淌,河水清澈如碧绿的飘带流淌在渠里。车辆的响声惊动了旷野的小鸟,我看见四只麻雀大小的鸟雀在不远处低低的飞——它们的羽毛是灰褐色的,跟旷野的颜色相像,猛然看去还以为一股旋风经过呢。南面一公里远的地方,树林在河谷里生长着,河水干涸了,留下夏天发洪水时冲积的巨大水印。离公路不远处有一条阴沟,这沟的背阴处在阳光的照射下投出短小的阴影,起被,我以为是缓坡,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它的阴影。南面,别珍套山上白雪皑皑,这让它显得比阿拉套山还要高耸险峻了。它们都是天山的一座山系,它们都显出了天山的雄伟巍峨险峻。路的北边是连绵起伏的小山坡。旷野和小山也并不是寸草不生,刺锦鸡顽强的生长在这里,向人们展示着生命的坚强和力量。一路向西,群山绵延不断,旷野的路上,只留下我们驶过的痕迹。走了约四十公里,柏油路没有再向前延伸,我们又上行驶在碎石上,路当然是有些颠簸,车辆驶过留下一条条尘土飞扬的“龙”。
     我看见一位牧羊女手里拿着食物,赶着一群绵羊走过旷野,她和羊群向西走去。旷野,有草的地方,便会有羊群。旷野的草已经很少了,只剩下可怜的裸露在外的草根和被羊群踩踏翻起的地皮。公路在旷野曲折的向西延伸,我们离山时远时近,我们是要去遥远的西北角落的一个地方——卡昝。2012年我曾经出差去过那里一次,今天是第二次去。那是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边防连驻扎看守在那里。地势越来越高,拐过一个弯,我看见河谷在低处,清亮的雪山汇成的河流蜿蜒流淌在河谷中。河谷里散落的生长了一些树木:有胡树,有柳树,有榆树。碎石路在高处,俯视低处的河谷,树木像灌木一样矮小。有时,会有袅袅炊烟从河谷里升起,飘荡在初冬的河谷和森林中,那是从牧民蒙古包里飘出的炊烟,白色的蒙古包被小缓坡挡住了,我只看见白色的屋顶。初冬的寒冷已经在河谷里展示了它们的力量:河流的边缘已经结冰了。走过一座桥,我知道离卡昝不远了。山离我们很近,南面的河谷过去就是群山,北边则是一片旷野,不过一公里的距离就可以到阿拉套山脚下了,也许距离还要稍远一些。以雄伟的群山为参照物,我们的双眼目测的距离是欺骗了我们的感官的。
                          2、遥望神圣雪山
    终于看到在路的尽头有一幢楼房,那就是卡昝边防连的所在。到了那里,我以为就到地方了,谁知还不是终点,起初哨兵不让我们的大客车通行,说明了来意,查看了司机的身份证,才放我们过去。我们把卡昝边防连的屋子甩在了身后,又继续向西北方前进。又走了三五公里,过了一座小山,经过一座多孔拱桥,在我们之前到达的客车已经停在了那里,我乘坐的客车也停了下来。后面来的客车和大卡车也全都在那里停了下来。大家下车方便应急。下了车,新鲜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的心灵和身体都被这原始古老无污染的纯净空气唤醒了。我来到草地上,眺望着附近的群山。群山环抱着盆地,像母亲亲切的目光,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我知道在我的梦里我的心灵早已来过这里,那雪山不再是寒冷的象征,而是神圣的代名词。雪山并没有被积雪完全覆盖,雪的白色和山的褐色错落有致交相辉映,草地早已枯黄,一条河流缓缓流淌,那是卡昝河。河边结了冰。这如梦如幻的原始的天山风景,让我恍若步入仙境,我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此刻已经踏入这片儿时梦想的天边和土地了。我用手机尽情的为雪山拍照。雪山静默着,它用静默回应我们这些外来人,它用静默回应我好奇的目光和激动的心情。
    在草地上停留了十分钟吧,我们坐上车又继续前进——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呢。上了一个小缓坡,又向西行驶,感觉我们今天是真正的要走到天边了。又行驶了几公里,客车在一个开阔平坦的草地上停下了,以为到达目的地了。在这片我从未来过的陌生土地上,我的感官已经不再那么可靠了,尤其对于距离的感觉更是如此。大家都从客车上下来了,我们并未到达终点,我们还需要换乘其他车辆才能上山,客车是不上山了。
     很多人坐上了大卡车,我则坐了一辆皮卡车,是会在皮卡车的后斗子里,小小的车斗除了放铁锹等劳动工具,居然还挤了八个人,还有自己的食品、水,车斗里拥挤不堪,我坐在最前面,车子行驶在崎岖的蜿蜒的山路上。我们走的上坡,山上原本就寒冷,山风又呼呼的刮着,车辆逆风而行,山风刮的就更大更冷了,我拿手机拍摄附近巍峨的雪山。我们一路谈笑着,有人说我们已经行驶在三千米的高山上了,现在手机已经没有信号。这是一条曲折的山路,宽不过三米,是一条碎石土路,路的东边是缓和的山谷,路的西边是山坡,路上的积雪已经被铲车清扫干净了。路边是厚厚的积雪,白色的雪,土黄色的路,一切如此鲜明。越向山里前进,山风越大,天气也更加寒冷。我的手也冻得不行,但我还是忍不住为这原始亘古天然的风景吸引而不顾寒冷,坐在车斗上拍照。路,不知拐了多少个弯,曲曲折折的山路向山里延伸。有几次,看着前面没有路了,走到拐角处,山路又向南延伸了,因为积雪太厚,它把山路挡住了。这一切,对我来说,恍若梦境,遥远的天边,我终于来了;遥远的山的尽头,我终于知道是什么模样了。
    山路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弯,看见人们在雪地里搭建的蓝色帐篷,知道人们在这里已经住了几天,已经有人为我们这次维护边境安全拉铁丝网体验活动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我们乘坐的皮卡车继续向东行驶,前面不远处一公里左右的距离,有一些车辆和人已经在那里了,还有一台小型挖掘机在工作。不一会,我们的车辆也到达了那里。下了车,冷同扑面,寒冷凛冽,我们从车上拿下工具、食品和水,便在一边休息一会。山里的雪很厚,这雪表面是坚实的,下面却是松软的,一脚踩下去,便忽然深深陷入雪地里,雪没到了膝盖,即使这样,我还并未踩到雪地的底层。放眼四望,雪地上只留下人们行走后深深的脚印,脚印有五、六十厘米深吧,每一个脚印都是一个雪坑。我们向分配任务的地方走去领取劳动任务。前面早来的人已经领过任务,轮到我们单位已经是一百米远的地方了,每人一个坑,我们来的还算早,后面大卡车上还有很多单位的人正在路上呢。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您尚未登陆,无法发表评论!请到年轮首页登陆
         
 
 
《生命的痕迹》
 
   2018年1月21日:冬天的日出和山林    
   2018年1月7日:寒冬——遥望雪山明月    
   2017年12月14日:玉树琼花,银装素裹    
   2017年11月27日:可以编辑上传照片了    
   2013年4月2日:旷野的雪和雨    
   2017年11月12日:初冬印象:小雪.寂静    
   2017年11月7日:一个没有下雪的立冬日子    
   2013年1月16日:走在冬天梦的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