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评论:

 

2020年5月9日

雷阵雨

星期 六

在暴雨和烈日下    作者/广场有鸟
    午饭后,和可可坐书房里。可可说:“真好啊,窗外有山绿着,房里有檀香香着,桌子上有书,手里有手机。”
    我对着檀香缕缕腾起的小沙弥香炉冥思,似乎听到来自福建莆田的他在说:“你们啊,用香薰我,用水果喂我,用酒肉待我,用音乐闹我,经年累月,我就化成了老爷、神卿、仙子、菩萨。”
    小香炉旁边堆叠了几个小盒子。打开一个绿色的,里面装着干的阳雀花,但有了潮湿的味道。打开一个黄的,里面装着正山小种,开了一袋,茶香还在,撮了一些放进杯子里,下楼泡了茶,盖上盖子,不让茶气跑了。
    父亲在一楼躺椅上躺着,身上盖着绿色的军大衣,闭上了眼睛。往年往日,此时此刻,他应该是坐在牌桌上云淡风轻的。

    今天,早餐在熊大店,小粉加茶叶蛋。中餐在囤谷园,有煮新鲜猪脚、黑木耳煮精肉、铁马、辣椒炒小笋、煎白豆腐等。母亲说因为可可喊她去捉小鸭子,豆腐和笋子都炒黑了。
    今天,可可把依福依幸都带到了囤谷园。前阵子她就天天问我什么时候去囤谷园,“囤谷园有池塘,有小溪,让它们回到大自然吧。”她在饲养了依福13天依幸7天后终于感到了辛苦和疲倦,愿意送它们去乡下了。
    今天,10点多——在档案馆里整理好云南一队抗疫作品后,骑摩托带了家人和鸭子去囤谷园。鸭子装在敞口的纸盒子里,盖着彩色的广告纸,放在踏板上。出门不远,突下暴雨,摩托虽然有雨棚,但我的双脚因被盒子阻着收不拢,两个膝盖露在摩托外面,很快就打湿了。进加油站躲雨,帮了绑腿护住膝盖,见雨小了些就继续走。未几,雨越下越大,雷声滚滚,来往的车辆溅起尺多高的水花。到什善桥,手臂湿了。到关刀,左鞋里全是水。
    幸好进关云公路后雨小了。到老新建小学时,雨差不多停了,还有阳光的颜色光临,有白鹭从田间快乐地飞起来。我提醒可可看白鹭。她看到了两只,问她妈妈两只白鹭是什么说法。她妈妈说一只晴两只雨三只四只下大雨五只六只旱到底。可可就很遗憾,说它们为什么不一只只地飞呢?

    小鸭子到囤谷园时,出了火热的太阳。母亲问是不是鹅。父亲问是不是旱鸭子。我说它们喜欢玩水,是水鸭子。母亲一只只提了鸭脖子丢到池子里。依福依幸开始很害怕,不怎么敢动,只是靠着池壁划动,但几分钟后就熟悉了新环境,玩起了潜水的游戏来。
    父亲揪了嫩的苎麻叶来,扯了丢进池子里。“叶片大了,小鸭子吃不下去。”父亲把叶片撕小了。“哦,背面是白色的,小鸭子不敢吃,要翻过来,绿色的才吃。”父亲又把碎叶子翻过身来。小鸭子果然吞吃起来。
    小鸭子玩久了水,就跳到池子岸上。可乐对新来的伙伴虎视眈眈。父母把可乐栓起来,用笼子装了小鸭子放到了屋边的树林里,让小鸭子吃青草虫子。晚饭前,母亲从村里打针回来,把小鸭子从树林里提进了偏房里。
    晚饭是我做的。煎豆腐、精肉炸土豆、煎腊鱼、肥肉炒洋葱。土豆是父亲从地里挖来的,个头还只有乒乓球大,非常新鲜,也不见虫眼。洋葱是父亲在屋子里找出来的,正是我买的云南紫洋葱。父亲说我母亲不喜欢吃,但他喜欢吃,我说我也开始喜欢吃了。热了中午剩下来的猪脚汤、笋子、铁马等,凑了六菜一汤。一家五口,差不多光了。饭后,陪父母看电视《天涯热土》,聊天。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莲的衣裳   时间:2020/5/12 11:45:08   

内容: 岁月静好

 

  来自:广场有鸟   时间:2020/5/12 20:44:05   

内容: 莲的衣裳:平淡是真。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过》
 
   2020年5月9日:在暴雨和烈日下
   2020年4月25日:在舅舅家的新别墅吃饭
   2020年4月24日:请老陶喝酒,上什么酒呢
   2020年4月3日:“你胡说,我没有”
   2020年3月17日:辛苦去做快乐的事
   2020年3月1日:同植物说话
   2020年2月22日:五蔸斑菜唤我去流浪
   2020年2月19日:树伤无言把天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