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评论:

 

2020年3月24日

阴天

星期 二

我的回复    作者/——我
3月23日
            关于黑斑蛙养殖,我所表述的三个观点,对于网友们的留言,我做如下回复。
            我先讲理。“首先,养殖业每年几千亿的产值,对比全国生产总产值,基本上无足轻重。”养殖业每年几千亿的产值,是指全部特种养殖行业总产值,而黑斑蛙所占取的份额,只是其中之一。“保护动物的繁衍,不能依靠商业化的养殖模式,关键在于落实法规去执行保护措施。”我所否定的是商业性的养殖模式,不包含保护性的养殖模式。保护动物商业性的养殖模式,每年有多少野生动物被渠道洗白而流入餐桌,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这一种养殖模式,也为相关部门打击非法捕杀、食用保护动物,加大了执法难度。“黑斑蛙养殖破坏良田,稻蛙混作模式,稻谷产量低。”任何事物都存在利端与弊端,不论这是否弊端,但这属于客观事实。
            本世纪已经爆发了三次冠状病毒事件,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是巨大的。这三次冠状病毒事件,都不能排除与野生动物不存在直接关联。是的,我是指在不能排除的情况下,并不是指在予以证实的情况下。因为这不是一起社会刑事案件,必须证据确凿,才能判定被告是否有罪。因为杜绝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有效切断野生动物不可预知性病毒的感染源,所关乎的是全人类的生命安全与社会稳定。如果国家权威人士认定食用黑斑蛙,存在潜在性的危险而出台法规禁止商业性养殖与食用,那么就应当以国家大局为重。如果国家权威人士认定黑斑蛙可以安全食用,那么所有人都皆大欢喜,养蛙人更会干劲满满,为社会发展贡献自己的绵力。
            我再讲情。我也是农村养蛙人,我也因为养殖黑斑蛙而负债,我和所有养蛙人的立场是一致的,我们的观点不矛盾,只是有的朋友对我存在误解。黑斑蛙养殖业的发展,是无数养蛙先驱者顽强拼搏的果实,甚至很多养蛙人付出了全部家当而凄凉收场。目前的形势,蛙农承受了极大的损失,我对蛙农的申诉,表示理解,因为这本身就具有正当合理性。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我们大家都希望农业能够有新的发展空间,我们也都是为了这一目标而共同努力的人。农村人难,农村人创业更难,我有一句心里话要说:所有为农村事业做贡献的人,我向您们致敬!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索朗宇一》
 
   2020年3月24日:我的回复    
   2020年3月24日:我把青蛙养殖行业得罪了    
   2020年3月24日:引发争议的一条朋友圈    
   2020年3月18日:关于《道德的沦陷》    
   2020年3月18日:末:献给新男人意义之上帝爱死了    
   2020年3月18日:九、习俗的危害    
   2020年3月18日:八、我在这里答“非处”问    
   2020年3月18日:七、道德的捍卫之攻击劣等货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