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评论:

 

2020年10月24日

阴天

星期 六

童年的秋天    作者/小鱼儿游来游去
    秋天风一起,树上的枯枝一夜间被吹得七零八落。姐姐一早带我去后山拾材火,半个钟头的时间便有满满的一捆,上午来回几趟便足够用于三两天烧煮。比起拾干材,收猪粪就难做一些。秋天的时候猪出笼得晚,粪便也少,要好久才能拾得一斗。完成了上午的任务,才可以跟着哥哥姐姐们一块出去玩。 
    周末的开始是从后山拾材收粪开始,大多是由玩到天黑才回家而结束。
小时候妈妈为了管教我们总是会安排些事情给我们姐弟,早上洗拖把、扫地,下午喂猪;以免我们玩得太疯太野,没了德行。我记得周末的欢乐时光总是在出现哭声的时候才停止,比如谁摔着了,姐姐被弟弟欺负了或者弟弟被姐姐恶作剧吓到了,诸如此类。那时候的秋天总是懒洋洋、松松跨跨的,一天的时间很长或很短。躺在干草地上放牛,看一整天的云朵,直到牛吃饱了自己趴在牛背上睡着了又醒来才知道要回家了。一起玩弹玻璃球,太快人心地赢了满满一裤兜的珠子,天黑的时候才知道肚子饿了;回家的时候总是担心因为回得晚错过晚饭而被被训斥。
    有水的地方有鱼,有鱼的地方就有欢乐。在乡村田野是长大的孩子,最是能记得泥土的柔软、活水的清凉。深秋的时候,水塘周边总是人山人海。我们这写小布丁在大人不注意的悄悄混进泥坑里,趁乱过把摸大鱼的隐。也真有抓到大鱼的时候,但大都被上缴了,空欢喜徒劳一场。如果能发现一个隐秘的水坑,那简直一发现了一座宝藏。来个竭泽而渔,什么泥鳅、鲫鱼、黑鱼,能弄一满盆子。有时候白忙一场也无所谓,但有时候即使收获颇丰也免不了会挨一顿打,因为大人的想法阴晴圆缺,飘忽不定。后来,干脆把小鱼小虾都扔掉或送他人,免得又闹得个玩水危险的数落,弄得浑身的不愉快。
    前几天三叔说老家的爷爷八九十岁,不在了。他活在的时候是个惹人喜欢的老爷爷,十分有趣;想必他老人家小时候也是个玩童,山里田里没少折腾,估计也挨了不少打。昨天出殡,望他老人家一路走好。那时候村子的孩子是成群结队地出动,后山干活的大人还能边干活边跟对方闲聊。太阳一落山,山路黑魆魆的穿过一支队伍。
   “秋天的风就这样吹了一生,忧伤的味道尝到现在;生命是一条任性的河川,急急缓缓甜甜酸酸。秋天的恨躲在她的裙摆,忧伤的眼神藏到现在;命运是一粒客途的尘埃,朝夕不定海角天涯。
    啊,沉静与落泪祈愿与等待,都无视宿世的无奈。啊,青春的恣意美丽的眷恋,只剩下一种期待。
    秋天的梦醒在斑驳岁月,忧伤的字眼写到现在;乡愁成了一朵过眼的云彩,留亦无言忘也无碍。啊,沉静与落泪祈愿与等待,都无视宿世的无奈。 
    啊,青春的恣意美丽的眷恋,只剩下一种期待。
    秋天的梦醒在斑驳岁月,忧伤的字眼写到现在;乡愁成了一朵过眼的云彩,留亦无言忘也无碍。留亦无言忘也无碍。留亦无言忘也无碍。”
    --《客途秋恨》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YouCan》
 
   2020年10月24日:童年的秋天    
   2020年10月17日:他和他的病    
   2020年10月12日:越过家庭    
   2020年10月8日:没有新闻    
   2020年10月6日:自由轻松    
   2020年9月8日:难得自由    
   2020年9月6日:8小时之外    
   2020年9月5日:休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