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评论:

 

2020年10月17日

晴朗

星期 六

他和他的病    作者/小鱼儿游来游去
    从医院回来后他的眼睛就不还好使,现在几年过去了,时常有变重的痛楚。明天要跟泡泡去家附近的医院看蛀牙,想来是个低成本的好机会。但是他还是自信地拒绝了,没有想要休息一天为自己着想。他知道已经已经老了,免不了基础疾病,也不想被放大和不必要的操心。本来身体是自己的事情,除了非要不可的时候,是绝对没有必要去医院的。
    我们年轻一代的人都给自己买保险,定期体检,注意饮食运动和保健;看现在小区门口的药店,火爆十足,但我知道很多人是在买预防和保健的东西,反倒是真有病要治的绝对都是去了附近的医院的。现在的生活条件变好了,人对待医院的观念也变了,就小区旁边的药店上次买的还是一台智能的血压计。但是他眼睛的问题,他似乎没有觉得有啥问题,甚至简单的眼药水也都没有想到。听他说买给他的眼药水平时会滴几滴,症状缓解了许多,我心里就不再那么难受了;如果哪天他能够跟我一起去医院,我希望最好不是最后的机会。
    我的爸爸,他以前是乡村小学的老师,从18岁开始一直到36岁,接近20年。人生中最青春年华的时光都是在小学的讲台上度过的。他的教学成绩也很不错,得过乡片区的一等奖,去过北京天安门。那是70、80年代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的光荣。虽然他已经60多岁了,也已经渐渐地老了,但还是像以前一样每一天似乎都不是在为自己活着或者说他沉迷在以自己为中心的勤劳付出、自我牺牲的世界里。
    关于他和他的病,每次家里交流都是不欢而散。没有办法达成一致意见,没有人能够改变他,除非死神来了。他的命也是硬得很,小到牙疼、头上脓包、大腿血管瘤、肾结石,大到饥荒、慢阻肺,他都能很神奇的挺过去,倒是我们这些外人提心吊胆地瞎操心。所有与病有关的事情,他都能自我战胜,除了差点要了他的命的慢阻肺,被人生硬的推进急症室抢救,然后进ICU;然后不顾医生的复查建议后复发,最后坚持了几年医生的药方才能维持普通人的正常呼吸。不过,我知道他已经开始自己当起了专家,准备用自己的方法替换到医生的药物。比方说弄点麻油、枸杞,结合自己从书本上看到的药方,每天早上四五点就开始倒腾。跟媳妇吵的架我妈都知道十次有十一次是因为他,现在媳妇也不用心跟我吵架了,他和他的病她也不多问,因为我给承诺的终极解决方案马上要兑现了,再忍3个月就可以解放了。
    50年代出生的人,经历过太多,从文革、自然灾害、改革开放到今年的全面小康。从过去的贫穷艰难到现在的富裕充足,生活和环境简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辈子可以住在自己参与劳动的“高级”小区。他常说自己在5岁饥荒的时候捡回一条命,在3年自然灾害也捡回一条命,现在从慢阻肺里获得正常的普通生活也是捡回来了一条命。他的命好像不怎么金贵,常常在失去的边缘;以至于妈妈还时常说他是个不把自己当会事不看重自己的人。不过他觉得自己现在非常的幸福,每一天的劳动都是在想着帮助更多的人,每一天的时光都是命运多给的馈赠。
    他是我的爸爸,我的父亲。不过我上班忙,平时他起的早,时间上没有重叠的地方。原本周末是美好家庭时光,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周末休息,没有谁能说服他。除非跟上次一样弄得面红耳赤,最后谁都不开心。他可能没有想过自己被家人那样简单的需要过,以至于妈妈总是说他是个极自私的一个人。但他绝对不会同意,他的道德标榜很高,不会跟小人和女子一般见识。
有关他的病说不完,也不想多说,都是些不开心的事情。可我就是一直在担心下一次的到来,我知道我是逃不了的。负面的东西在大脑存留的时间比开心的东西存留的时间要长的多,开心很短暂痛苦却十分长久。我深知生命的情感需要被满足和多样,不可让某一种情绪占据多久太多。他的病总是在我的脑海里像幽灵一样的出现,这件事情让我深深的思考。住在同一个地方,但完全两个世界的人。我能安抚自己的只有找到彼此更多的相同点和共同的回忆,那怕那些并不是那么明亮和美好,至少让做儿子的时候有一个出发的向导,告诉自己迷路的时候该怎么选择和相信。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YouCan》
 
   2020年10月17日:他和他的病    
   2020年10月12日:越过家庭    
   2020年10月8日:没有新闻    
   2020年10月6日:自由轻松    
   2020年9月8日:难得自由    
   2020年9月6日:8小时之外    
   2020年9月5日:休闲    
   2020年9月4日: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