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评论:

 

2018年9月14日

晴朗

星期 五

晚间的随笔,    作者/天山传奇
坐在电脑前有点无所事事的样子。
想着写一篇日记吧,似乎没啥可写的呀。
耳畔响是电脑的酷狗音乐盒在播放着一些我经常听的歌曲和音乐,音箱的声音开得不高;在这一个人的房间的晚上听起来非常舒适。
这些都是我听了好多年的歌曲和音乐,大部分歌曲听了有十几年了;我是个恋旧的人;这些歌曲;全都是百听不厌的。
刚刚播放完刁寒的《梦中的蝴蝶》,现在是凤凰传奇的《我和草原有个约定》;下一曲是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这个歌单里最喜欢的还是从2001年起我读高二时就最喜欢听的那首车继玲的《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十几年来;这首歌我听了几乎无数遍;如今听着依然你那样有感觉;就是喜欢听。
我是个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个艺术细胞的人,对待所有的事物几乎全凭自己的喜恶。
于音乐和美术这样的艺术我其实根本不懂得鉴赏的,只凭着我自己的喜恶来选择。
都说新疆人都能歌善舞,这个词用到母亲身上还可以;但却根本没法用到我身上;我是个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的不合格的新疆人。
可是,我喜欢唱歌;其实应该说“嚎歌”。
这可能是我的性格决定了的,人说我是个性格开朗的人;但我自己并不太这么认为;我觉得自己其实是内向胆小的。
我母亲唱歌确实好听,还有我二姨也是;三舅很能唱;她们都是真的能歌善舞;据说大舅的歌喉也非常好;不过我没听过;小时候三舅常和我们一起玩;所以我从小就见识过三舅的歌舞;大舅为生活所累;所以我就没有听过他的歌声。
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小我都是背课文很快就能背下来;但记歌词却几乎是记无数回也记不住;所以到现在我还不能够完整地唱完几首歌;为此母亲常嘲笑我是“笨蛋”。
我学歌一般都是只会一句两句的,因为一句两句哼着方便;经常我会冷不丁地叫出一两句歌;但让我接下去把他唱完却是不可能了;因为我只学了这两句而已。哈哈!……
我喜欢唱歌,我现在出去散步锻炼的时候经常会边走边吼;声音能传一二百米;据说唱歌是需要心情的;但我似乎不需要;因为我几乎一直都有好心情;这是件奇怪的事;我都不知道我的那些忧愁和烦恼都跑到哪儿去了;真不知道就我这么一个看不见康复希望的没有前途的残疾人;哪儿来的那么好的心情。
今晚这篇日记本来是没话可写的,但没想到这一写之后竟然一下子写了这么多;现在耳畔响的歌曲是高胜美唱的《追梦人》;
我也很喜欢罗大佑的歌,但不是他的歌迷;因为我从不追星;绝不是任何星的粉丝;我厌恶那种对一个人的追崇;罗大佑的那首《恋曲1990》也是我百听不厌的。
孟庭苇有一首歌叫作《往事》,我感觉非常好听;非常喜欢听;很有意境一首怀旧歌;在此;我也把这首歌推荐给喜欢听歌的朋友们。
外语歌里有一首叫作《scarboro fair》的歌曲,是sara brightman唱的;尽管我不知道这首歌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但这首歌悠扬的旋律和清扬的歌喉真让我有陶醉的感觉;也是听了有十六七年之久了。
还有轻音乐,我喜欢听古筝;古筝的深沉还有轻扬都让我感觉舒服;那好像是广东民乐吧;一首叫作《平湖秋月》的筝曲是我在2002年读高三的时候第一次听乐就让我喜欢上古筝音乐的曲子;
听《广陵散》是因为高三时候读到的一篇余秋雨写的《遥远的绝响》文章,余秋雨在该文中对那个叫作“嵇康”的古人的描述让我感觉血脉喷张了;高中时候我听音乐的设备;那盘有十来首筝曲的古筝磁带还是别的班的一个同学的;我借来听;他见我喜欢索性就送给我了;我对此如获至宝;那时候我有一台为了学习英语练听力而买的十几公分大的随身听录音机;用小电池带动的。
到了大学以后我接触到了网络,在网上发现竟然有无数的好听的古筝曲。
《平沙落雁》、《高山流水》、《寒鸦戏水》、《蕉窗夜雨》《渔舟唱晚》、《渔樵问答》、《春江花月夜》等等,这些筝曲;都是这十四、五年来我一直在听;且百听不厌的的。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迷你之梦   时间:2018/9/15 11:34:48
内容: 热爱音乐的人怎能说自己没有音乐细胞呢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我是传奇》
 
   2018年9月14日:晚间的随笔,
   2018年9月6日:是否因我的到来
   2018年9月5日:那些信件
   2018年8月28日:客人的名字,自己的肚子
   2018年8月25日:这发现,我都无语了!
   2018年8月24日:不该
   2018年8月10日:很热
   2018年7月25日:管不住的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