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评论:

 

2018年10月1日

晴朗

星期 一

游九女墩和东湖绿道    作者/广场有鸟
    6点半,天色微亮,气温微凉。和妻子女儿三人骑一辆摩托车离开囤谷园。后备箱里放了猪肉、板栗、猕猴桃和辣椒等土菜;底座下放了土鸡蛋,用盒子装着,怕碎;踏板上放了旅行箱和可可的书包:旅行,总是这么大包小包地累赘而温馨。
    7点多到九宫车站。进楚香浓过早。店外的桌子边坐下来,慢慢吃。看到一中年男子带两个几岁大的小孩在过早,稀饭、包子和茶叶蛋,身边放着旅行箱。看到一矮个男子吃完后提着差不到到他下巴那么高的旅行箱离开。盛世繁华,一年之中难得的国庆七天假,很多人都有他们的出行计划吧。
    坐上的士后,听司机播放的歌曲,几乎都是情歌,有点不那么正能量但很现实的情歌,如《不守妇道》《杀猪刀》等。
    到赤壁境内后,可可几次用手指戳我,说她不想睡觉,说她无聊,要我的手机听音乐。我说要习惯旅途中的无聊,只要是外出旅行,很多日子都是坐四五个小时的车然后游玩个把小时又接着坐车。
    还是同意把手机给可可听歌。她喜欢的歌曲,《浪人琵琶》《老师你好》《有点甜》《咖喱咖喱》等,我和司机都不熟悉。车进入武昌后,我把歌切换成我喜欢的歌单。

    11点到妹夫家。逗逗小外甥米米,他只有1岁多,很乖,不喜欢走喜欢爬,爬得很灵活,速度很快。妹妹发现我的水杯杯口生锈了,给我换了一个新水杯。
    在可可的书桌上看到了一本书,《语文品质谈》,王尚文的。看作者自己写的《跋 守护语文教育的价值——五十余年语文教育生涯回顾》。对书中的两个情节很触动,一是作者的曾祖父跪求高祖不要再干诉讼这行当了,让儿孙们当教师;二是十年浩劫中,作者书籍被抄,有个学生深夜送回一本书,《李白研究论文集》,里面收入了作者的第一篇论文。对书中的一个“三未必”的看法很赞同,指教师的人格未必比学生高贵,教师的心灵未必比学生高尚,教师的能力未必比学生高强,从而在语文教学中师生应该是平等的对话者,但教师必须是“平等者中的首席”。 
    13点许,外甥女悠悠在外培训回家。不久,吃午饭。武昌鱼,基围虾,花菜,鸡翅,肉丸子冬瓜汤,辣椒炒肉,花生米等。悠悠的爷爷,68岁了,专业陪孙女读书,他开心地陪我喝点白酒。白酒是黄鹤楼牌子,12年的。妹夫说度数不高,言下之意是我这个舅佬可以多喝点。我呵呵说,黄鹤楼酒怕是比黄鹤楼烟更有历史吧。
    饭后,悠悠和可可在不同的房间做作业。我睡会儿。

    16点许,几人出去走走。欢乐星城在欢乐大道上,离东湖绿道不远。我们瞻仰树木参天的九女墩。高大雄伟的纪念碑后有一墓地,里面葬着9名太平军女战士,墓地周围,遍植桂花树,幽香浮动,显得庄严而又肃穆。
    看董必武、宋庆龄、郭沫若等撰写的碑记题词。据董必武所载,相传太平天国占领武昌时不少获得解放的妇女参加起义,后清军反扑,于城郊大肆屠杀,有太平军女兵九人,不为敌威所屈,在此英勇抗击清军,全部壮烈牺牲,乡人将其遗骸合葬于此,时为避清政府迫害,故不称坟而称墩。在每一个历史时代,中华民族都不缺杀身成仁的豪杰志士,也不缺挺身而出的巾帼英雄。
    可可和悠悠各租一辆小单车,妹夫给我一辆哈罗单车,一起骑行东湖绿道。我们所骑的是东湖绿道中的“湖中道”一部分,它起点楚风园,经由九女墩至磨山北门,全长6公里。行走在这段绿道上,视野开阔,湖光潋滟,行人骑者络绎不绝。不知不觉,夕阳西下,霞光淡红。不知不觉,晚风起,路灯明。
    19点回到欢乐星城。晚餐有螃蟹,有水煮酸菜麻辣鱼片等美味。继续喝点儿酒。和中午不同,陪着我喝酒的除了悠悠的爷爷,还有妹夫和小姑。我喝的是最多的,酒杯添了两回。用文子的话说就是,大哥你每天都要喝点,没人劝你他自己也会喝点,但喝不了多少,喝了一些,再劝也不会喝了。我笑笑,说正是这样。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化茅   时间:2018/10/6 18:15:36
内容: 所谓历史/不及述说/就已 面目全非

太平天国,这些人的牺牲值不值得?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过》
 
   2018年10月1日:游九女墩和东湖绿道
   2018年9月28日:莫道培训太艰深,莫言愿景似沙沉
   2018年9月24日:中秋访悠悠书吧
   2018年8月22日:给精准扶贫大数据复核小组作向导
   2018年8月5日:第二次去重庆
   2018年7月2日:父子
   2018年6月6日:熏一哈,不要太清醒
   2018年4月29日:想是想人,端是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