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日记本  
回年轮网络日记本首页

评论:

 

2017年5月29日

晴朗

星期 一

无题    作者/漂流瓶的支离破碎
我突然想到今年过年回上海的时候,从机场航站楼出来,拖着行李箱在去宝龙的路上,淅淅沥沥的小雨,身子早已微微湿掉,快要到酒店的一个转角,有个小小的斜坡,我跟在他们后面,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一不小心,没有拉上去,整个人随着小斜坡,连同20公斤的行李整个摔倒。我不由自主的大叫“哎呦”,又下意识的要忙不迭爬起来,总不想太丢人。我想要大声喊,可是却也没有叫出口,后面的一对情侣(或者说看起来像夫妻),那个陌生的男生撇下自己的女伴很快的跑到前面来扶我,说“没关系吧!”,我很不好意思的谢过他,故装作没事模样的谢过他。

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或许自尊心作怪,我总想表现的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丢人,我太装作如无其事了,但是,我只想在这样的时刻,冲过来第一个扶助我的人,是他。那个牵着女儿的手自顾自走着的他,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的太太,不是么?我脑海中,时时刻刻存在着这样的影响,当我狼狈的摔倒的那一刻,我本能的第一反应看着他,并大声叫了一声“哎呦“,而,原本反应很敏捷的他,指牵着女儿的手,站在原地驻住了,停顿的那一刻,冲过来搀扶我的,居然是一个陌生男人。或许是陌生男人的帮忙,使得他特别的显得“很不男人”,我有点抱怨说,都不过来扶我,还不如一个陌生人,他回:我看你好好的,应该也没什么事,要是真有事,我一定就过去了。呵呵,多么滑稽又牵强的语言,永远是这样的回答,在我最需要拉一把的时候,永远这样。

我很长时间都在想这样的问题,怎样叫做严重的时候一定过去,被车撞飞的时候吗?那时,在过去,又能怎样呢?

想到有一年冬天,在更衣室,踩着高脚凳挂衣服的时候,也是摔成狗屎样,整个筋骨痛到声音顿格很久,在外面看电视的他,不紧不慢,在我大声说我摔倒的时候,慢悠悠的晃过来,质疑我很夸张的尖叫声。。。。。这一切做做样子的,若有若无的关心模样真是让我厌倦极了,谁也不缺少怜悯,谁,也不需要怜悯,那样真切的爱,似乎在我们身上从未有过,至少我在他身上从未看到过。

天真又幼稚的我啊,曾几何时,把他想的那么美好,是想的,而不是看到的,因为内心深处总有着那么一种美好主义,以为失去爱的人,才更懂得如何好好去爱一个人,但是,10年后,我才知道,那一个原本就无爱的人,你怎么可能指望他会爱呢,怎么可能去爱上那么脆弱又单纯的你呢?一切,只是条件罢了,一切,只是自我无知罢了。彻彻底底的挖空了自己,捕了别人的洞,最后却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女儿,跑过来说,妈妈,你怎么哭了
我抱着她,亲吻她的额头,说“我爱你”

我也不清楚,或许再过那么一段日子,我将失去我爱的你,或者,你失去了一个很爱你的我。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依旧单身   时间:2017/5/31 12:58:53
内容: 何不自己坚强些呢!!!

   

来自:莲的衣裳   时间:2017/6/1 11:46:15
内容: 我不明白,为什么拉行李的人是你,要让男人有担当!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漂流瓶的支离破碎》
 
   2017年5月29日:无题